【北米生贺】三段式

※贴吧命题限时创作备份√

※正题为作家马修的世界;反题为马修笔下的世界;合题为共通之意

《 三段式》


-SYNTHESIS- (合题)

 “昨天夜里我梦见了他,看见了他的脸。容光焕发,没有痛苦的阴影。”


-THESIS- (正题)

马修•威廉姆斯睁开了双眼。

低矮的桐木桌映着并不明亮的灯光,摊开的书页边角扣着一枚枫叶形状的书签,紧贴着修长的斜体字。右手的指尖尚夹着老式钢笔,而一掌之外是热气接近散去的苦咖啡。

他又落回了现实里。

年轻的作家轻轻叹了口气,天然柔和的眼神仿若被漫长的幻想浸没,连轮廓都沾上了忧郁的色彩。拇指与食指微微用力,在泛着昏黄光泽的纸张上划开流畅的墨色。

【“这是荣光的英雄阿尔弗雷德•F•琼斯绚烂一生的开始。他背着小尾巴马蒂帮忙准备、打点齐备的包裹,借着亲爱的兄弟的肩膀翻过了高大的篱墙,消失在夜的另一头,开始了长久冒险生涯的第一次逃亡。

被他自诩为最默契的天生搭档憧憬地望着高高的墙头,双手合十,默默地许下了祝福。而马修所不知道的是,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无论光辉,无论潦倒,无论祈愿或希望,这都是他们所能见到的最后一面……”】

马修将钢笔倚上笔架,揉了揉眉心。

这个幻想故事的灵感说得上突如其来,甚至连命名时都不假思索,相当有代入感。虽然……怎么说,用自己的名字好像不大好?

他耸了耸肩,端起咖啡一饮而尽,凉意渗着浓郁的苦味刺入喉管,不过打了个寒颤后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捏着杯子的把手打算去厨房找点吃的补充下能量,结果一转身就吓了一跳。

在门边不知靠了多久的男人中止了打哈欠的动作,几乎立刻变得神采奕奕,朝这儿阳光灿烂地挥手。马修简直被闪到了,略长的神经此时才恍惚地将刺激输送到位,握笔时间过长的手指在惊讶中不免有些松懈——

阿尔弗雷德下一秒就以百米之速向这冲刺,一手接住下落的杯子,一手揽过了略显迷糊的兄弟,微微倾身,完美就位。“嘿,马蒂,好梦?”

“……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

“唔。”马修毫无情调地应了一声,在对方闪光的期待眼神中轻柔但干脆地将自带星星的兄弟推到了一旁,“杯子麻烦帮我带出去,我要煮点东西,一起吗?”

“马蒂~你有没有忘记什么?”

“嗯……什么?”

“……”英雄大人哀怨地嘟着嘴,闪亮亮的光芒都黯淡了不少。

善良的作家大大不大自在地咳了咳,轻轻靠过来亲了亲兄弟的前额:“欢迎回来,阿尔。”

“我回来了,马蒂XDD!”


-ANTITHESIS- (反题)

阿尔弗雷德•F•琼斯睁开了双眼。

他狠狠吸了口气,将身上的毯子扯掉,就地一滚翻了起来,同主人一样狼狈而聒噪的盔甲哐里哐啷地一阵作响。“太吵了,伙计。”他嘟着嘴含糊地嚷嚷,然后伴随着盔甲嘈杂的回声伸了个懒腰,露出了阳光灿烂的笑容,“嘛,早安。”

一个少年骑士想出名要经历的可是千难万险,而未来荣光的英雄现在还只是个初出茅庐、颠沛狼狈的菜鸟,唯有满腔的热情和不畏被失败痛击的勇气。在从那偏僻到极点的老家奔逃出来后,他足足用了半个月就离开了出生的曼特斯大陆,赶赴有骑士启源之称的伽罗德尔,同样成功让自己陷入身无分文的窘境。而在冒险公会横冲直撞地摸爬滚打了半年,他才脱离了拘束一方的眼界,在吃了一身苦头后真正适应了这个世界。

虽然艰苦,收获却同样丰富。

独立,梦想,自由,光荣。

他很确定,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

阿尔弗雷德将毯子塞回包裹,走出栖身了一夜的山洞。昨天下了彻夜的大雨,空气清新,天空明澈,树上还留着的果子泛着水光浸润后的剔透光泽,颇为诱人。他后退几步,一个疾冲精准地踩上了枝干的凹节处,借着惯性起跳用力一挥剑柄,几个果子瞬间脱离枝头。阿尔就势一个后翻落地,从包裹里扯出外衫摊开,下落的果子尽数归入了怀中。“Perfect!”他颇为满意地掏了个果子咬下,天然的甜味让他的心情一如既往地闪亮起来。

阿加索山脉是通往奥斯陆王国的捷径,而后者征召骑士团的启事早在一个星期前就传遍了大陆。还有什么是比战斗中的胜利更能证明骑士的能力呢?

年轻的未来骑士大人仔仔细细地将伴随一路的长剑擦拭光滑,银光锃亮的剑身映出少年人历练后风尘仆仆却不掩英气的面容,那双天空色蔚蓝的眼睛有着纯粹而悠远、被梦想点亮的神采。阿尔弗雷德认真地将日常功课完成,然后一如既往地把行囊清点一遍。

——遮掩面容与阻挡风沙的长袍2件,冬衣2件,短衫2件,短裤2件,毯子1条,火灯石2块,应急罐头5个,匕首1把,高级剑术1本,防御身法1本,带钩绳索1条,通用晶卡2张。

粗粗察看过后,阿尔将它们一股脑靠蛮力塞回了包裹,使劲绑回了原来的大小。世界的Hero耸了耸肩,表示他永远无法像他的兄弟那样细致,然后兴高采烈地踏上了前行之路,途中活泼过头地毁坏花花草草无数。【不


-SYNTHESIS- (合题)

“像在过去那样,他用闪耀着朝阳、星光辉映的眼眸将我点亮。将凡尘变为美妙,庸俗披上华裳。整个世界都为之陶醉。”


-THESIS- (正题)

“马蒂马蒂马蒂马蒂马蒂……”_(:з)∠)_

“嗯?”

“睡觉时间到!”

“时间还早呢,阿尔。今天我有点事,你困了就先睡吧?”

阿尔弗雷德在床上颇有精神地滚来滚去表示抗议,哪里有一点儿困意?

“行了你这大只的宝贝,别闹。”

马修将台灯调暗,戴上耳机,将音量微微上调,然后点开了视频申请。

他的轮廓在暗色的室内有一种朦胧的美,刻意压低的声音显得很柔软,但逃不过敏锐的耳朵。阿尔弗雷德悄悄地挪到靠近马修的床沿,半支起身子,毫无威慑力地冲视频那头的法/国编辑凶狠地飞眼刀。对方眨了眨眼睛,浪漫地回了一个飞吻。

马修似有所觉地微微侧身,看到那“大只的宝贝”安安分分地躺平在床上。作家大人挑了挑眉,没去揭破,转过身继续谈话。

“是的,算是幻想故事吧。嗯?哦不,我还没说,暂时想当作秘密。嗯,您也知道,快到那个日子了……哎,请别打趣我了,先生。”不知编辑说了什么,马修求饶似的笑了笑,却没有多少苦味。

“嗯,我不想用全书的篇幅描写一个千篇一律的英雄成长故事。背后的人?哦,不能算吧,毕竟他最开始就失去了一同冒险的资格,选择了留在家中。这世界并不是完美的,但即使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却仍会将心意寄托在他人身上,然后怀着祈祷继续生活下去……您问英雄吗?……或许会回去?或许不会?……我还不知道结果哦。不是玩笑,我真的还不知道哦……”

……

等马修结束和弗朗西斯的通话时,阿尔弗雷德已经睡着了。高个的成年人侧身扒着紧靠这里的床沿,可怜巴巴地扯着大半落在地上的被子的剩余一角。

马修叹了口气,起身走去为他盖好了被子,小心地揉了揉阿尔睡得凌乱的金发,在他的前额轻轻吻了吻。

等他回到工作的桌前,及至提笔书写时,心情都被莫名的柔软情绪所包围。

【“马修•威廉姆斯就这样平平常常、按部就班地接过了家族的担子。他将私下攒钱购买、书页泛黄却整洁依旧的魔法书聚拢到一起,到底没舍得烧掉,用箱子装好全部压在了床底。每晚,他都在自己死去的梦想上睡去,却在梦里看到了兄弟的荣耀,于是感同身受、快乐地微笑起来。

曼特斯大陆的消息闭塞得可怕,而等到他阔别已久地收到久违的兄弟的信息时,已经是成为家主5年后的事了。

——‘在遥远的伽罗德尔,有一个勇敢而忠诚的骑士,他所率领的英雄骑士团在奥斯陆保卫战中一战成名,并以A级战力先后越级攻破了3个S级秘境。见到他的人都称呼他为荣光的英雄——阿尔弗雷德。’”】

作家大人向英雄的原型瞥了一眼,似调侃似感叹地笑了笑。


-ANTITHESIS- (反题)

很多人说他不自量力。

很多人说他骄傲自大。

很多人说他胆大妄为。

很多人说他不可一世。

然而,阿尔弗雷德•F•琼斯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当然,厌恶费尽心思却也不意味着他真是个傻瓜。

即使出生于排斥魔法与骑士精神的商业天堂曼特斯大陆,他依然于孩童时代就在故事书的启蒙下开启了梦想之路。当腼腆的兄弟马修对运筹帷幄,举手间天地翻涌的魔法师情有独钟时,他却钟情于身先士卒,以勇气与荣光守卫信仰的骑士。

而在到了伽罗德尔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阿尔弗雷德都在思考马修的逃家时间会在何时到来,毕竟没有人比他们彼此更了解对方心底对于梦想的渴望。

他的兄弟是天生的魔法师,仅仅只靠想象就无师自通感应了魔法元素。他安静的外壳内潜藏着无数奇思妙想,对于指尖跳跃的魔力光彩近乎沉迷地陶醉。 

但是阿尔一直都没有等到。

开始他猜测是所在的地域不同。

之后在想难道是因为逃家失败了?

后来又担忧马修会不会遇到了什么困境。

……直到时间一点点流去,直到他出人头地,以锋锐的利刃劈开了光辉闪耀的未来,被乱花迷眼的世界从头彻尾灌溉,在脚不沾地的忙碌中趟过年岁的洗礼。

即使不愿承认,一直逃避,他的心里却已慢慢产生了答案。

——他的兄弟,或许从来不曾想过离开。

——从帮助他离开的那一刻起。

“你一定要加油啊,阿尔。”他的兄弟将他送上墙头时,这样微笑地说着。马修的身影自高处俯瞰显得那样矮小而遥远,但依旧笔直而坚定。

少年阿尔弗雷德跳下了高墙,迈开脚步飞速狂奔起来,心跳声砰砰砰砰,几乎要跳出胸腔。而那时的他并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梦想必须以另一个人的梦想为代价。一个人的责任必须由另一个人一并背负在肩膀。

他们的命运,当他于漫长历险中披荆斩棘、逐渐体悟的时候,早在多年之前就由他兄弟沉默地刻在了人生的书页里。

阿尔弗雷德,他敢说自己一生无所畏惧,却唯独对回家感到惶恐。马修为他准备的包裹,大衣在破烂后被遗弃,匕首在角斗中折断,长剑在战场上卷刃,打火石在损耗中失去了效用,带钩的绳索落在悬崖之下,盔甲磨损不堪后淘汰……他兄弟初时的心意,细碎的,深意的,都已尽数消失在岁月里。

如同他们之间生而亲密却日益模糊的联系。


-SYNTHESIS- (合题)

“在那紧锁的门外,我悲悼他随风而去的光彩,未说完的期待和被遗忘的梦想,如同被杀死的鸣禽。然后我醒来,意识到他已经死了。”


    -THESIS- (正题)

门打开后,内外的两人同时挑了挑眉,纵使意味不同。

“嘿胡子大叔,好久不见找Hero有什么事吗?”阿尔弗雷德侧身靠在了门框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Hero可是很忙的,没什么事就回去吧。”

“Bonjour,小阿尔,你真是被粗眉毛带坏了呀。”弗朗西斯无奈似的摇了摇头,迈步打算进门,“哥哥今天是来找小——”

“砰——”阿尔弗雷德一脚猛地踏在另一侧的门框上阻止了他的去路,笑得阳光灿烂,“不好意思,今天你只能找我。马蒂昨晚太累了。”

“……”弗朗西斯差点被这孩子气的示威弄得无言,不过到底只是优雅地摊了摊手,然后从公文包里小心地抽出一本书,“算了,今天我只是来送样书的,你转交给他吧。还有,记得多拉他出去动动,不然身体太差,连客人都见不了了。”

“这就不劳您费心了。”

“……好吧,再见。”弗朗西斯叹了口气。他离开时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侧过身来,修长的食指抵在唇上,笑容微妙:“统治王国者绝非暴君。你看,Hero也是一个道理。”他的英语带着法/国式慵懒的腔调,莫名让人觉得嘲讽。

阿尔弗雷德在门外挂上了“无人勿扰”的牌子,鼓着脸锁了门。

他倒是没有说谎,马修确实很累。或许对于每一个作者来说,写作都是一件需要全身心投入的事吧。再加上好不容易有了闲暇时光,都用来安抚被冷置第二位许久的恋人了。

好在他的脾气一向来得快也去得快,生而不记仇,又加上好奇心百分百的属性,这会儿的注意力已经全然被手上的书本所吸引。

《背行之光》……这是马蒂的新书?

阿尔偏了偏头,若有所思地把弄了一会儿,随手翻开几页,在看到主角名时诧异地睁大了眼。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抬起头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室内仍一片寂静。阿尔弗雷德轻手轻脚地走到卧室门口望了望——马修并没有醒来,沉睡的模样静谧而美好。

他闪进不远处空置的书房,拉上了门。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主角有和他们一模一样的名字,甚至连性格都如出一辙。

只是……

【“马修躺在床上,流苏的帘子遮蔽了耀眼的光。他试图伸手抓到些什么,却只抓到空气。一直以来,他想着阿尔弗雷德,想着他的伟大事迹,心里便感到快慰。不愧是他的兄弟,他从来都知道他一定会是站在荣耀顶端的那一个人。他实现了他们两个人的梦想。

然后他便开始想念他的兄弟。

他们的距离越来越遥远了,唯有通过镜子想象对方的容貌。

他们在彼此看不到的方向成长,长成彼此愈发陌生的模样。

他的身上缠满尘世捆绑的链条,紧紧肋着骨架。在亲手埋葬梦想,以稚年独立支撑庞大的家业,投入于终日繁琐的商业角逐后,马修的生命之花随着大量精力的消耗而逐渐失去华彩,日益蒙上萎谢的阴影。

等待的心情初时平静,然后变得焦躁,再是恐慌。

他害怕自己等不到阿尔弗雷德回来的那一天了。

……可从最开始,主动权就不在马修这里。

……

命不由人,时不合念。五年之后,马修•威廉姆斯病逝,享年35岁。”】


-ANTITHESIS- (反题)

“我老婆年轻时可是镇上一枝花啊!想当年追她的人真是从镇头排到了镇尾……”

“兄弟厉害啊!”

“这熏肉怎么样?好吃吧?不过还真比不上我娘的手艺啊……”

“那是那是,绝对比不上……”

“我离开的时候儿子都有五岁大了,那小子可聪明了,从小就是个人精儿!”

“我爸的身体一直不大好……”

“我家里那位……”

“我女儿……”

……

别说,男人聒噪起来一点也不输给女人。阿尔弗雷德倚着大树遮阴,快要在一群大老爷们的碎碎念中睡着了,然后就被点了名儿。

“老大,你也说说啊!”

“是啊是啊!!”

“说说呗!”

……“说什么?”他有点不在状态。

“你家里人什么的呀!”

“对啊,从来都没听你说过呢!”

“……家里?”阿尔沉默了一会儿,发现竟有点无从开口。他的人生到现在大半已经和出生的地方没关系了,回忆起来,那时的生活里唯一值得铭记的也只有……

“老大你忘了吗?”

“对哦,不是说你很早就在外面了吗?”

“是这么回事,一定是家里不好——”

“Hero有一个哥哥。”阿尔脱口而出,他顿了顿,仿佛打开了开关,话语忽然流畅了起来,“我们是双生子,长得像同一个模子里印出来似的。不过性格差的可远,虽然平时看上去都是他跟在Hero身后,不过要说这世上谁能管得住我吧,他算得上第一个。安安静静不爱说话,存在感有点弱,不过非常聪明,魔法天赋超级高。很温柔,有时候比女人还细致,长得不如我有男子气概,但很可爱哦,头发中长,还有一根很长的呆毛,算打架时的弱点,眼睛是紫色的,像夕阳落下的颜色,非常漂亮。人很倔强,下了决定也是死不悔改的类型吧,这点和Hero一个样。耐心特别好……”

“真的呢,老大你哥哥现在一定也很厉害吧!”

“……Hero不知道啊。”阿尔弗雷德哑然失语。

——马修长大了多少?他成婚了吗?还在学习魔法吗?他还记得他吗?

一切都停留在想象里。因此他畏惧。

……

“都没有回去过吗?”

“……”

众人都沉默了一会儿。

他们在异乡流浪,所踏之地埋葬着无数死在他乡的骨灰。巅峰时荣耀加冕,落魄时风餐露宿。经历的苦与累、遭遇的血与伤,为的不过是最初的梦想。走到这一步,他们已胜过了无数人。然而……

“……我想娘了……”有谁先开了口,声音还残余着稚气。

“我也是。”

“我那口子好久都没见到了……”

思乡的气氛恍然间在空气中漫延,而阿尔弗雷德默默下了决心。

无论会得到怎样的结果,他想回家。

想回去见见马修。

被谴责、被淡忘、被攻击全部都没有关系。

他想念他。

压抑的情感被赤裸裸地捅破,再也无处可逃。

……


-SYNTHESIS- (合题)

马修醒来时在阿尔的怀里,紧靠的身体传递来熟悉的温度,让精神都懈怠了。他微微仰起头,他们的脸一下子挨得很近,在没有镜片的隔阂下勉强地到达视野清晰的距离。但那是他最熟悉的人,他的模样他能在脑海中描绘,精确到每一个细节。

方才他做了一个梦,进入了笔下的世界。

他就像故事中马修•威廉姆斯的投影,那些文字营造的记忆真实得不可思议。出生,成长,分离,死去,令人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而当故事进行到马修死去后,他就像魂灵一样飘荡。

他看到了英雄阿尔弗雷德,身着银色的盔甲,连长剑都闪着光,他如同书里所写的那样回到了家乡。

【他站在年少时翻越的高墙之前,踌躇,忐忑,兴奋,紧张。他念叨着马蒂的昵称,将头盔、宝剑、盔甲全部卸下,放在了脚边。他的模样非常英俊,眼眸是海一样的深蓝色,金发熠熠生辉。

他看起来是那样高兴,仿佛灵魂都在欢唱。】

……而在他目所不及的,墙的那一头,现在却只余死寂。

在书里,马修•威廉姆斯终生未娶。偌大的家业在他死后尽数散给了附属的家族。而这个宅子则出于尊敬被保留了下来,任岁月为之染上尘埃。

从那时起,结局就已注定。

马修眨了眨眼睛,落回了现实。莫名生出的患得患失感控制着他慢慢伸手去拥抱阿尔弗雷德。天生比他热烈的性格似乎传染给了身体的温度,马修闭上了眼睛,再次依偎回属于他的怀抱里。

世界都安静下来。


-ANTITHESIS- (反题)

【末章——《英雄归乡》】

……

“要成为最伟大的骑士啊,阿尔。”

“这是当然的事!”

——你看到了吗,马蒂?

阿尔弗雷德深深吸了一口气,后退一步,轻松一跃翻过了高墙。他打量着熟悉的庭院,心里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感情。

他想见马修,现在,立刻,越快越好。

这样想着,世界的英雄迈开脚步,许久没有地、快乐地奔跑起来。


(全书完)


    -THESIS- (正题)

……

弗朗西斯带来的样书装帧得很精致,翻阅时纸张摩擦的声音都让人心悦。

马修快速地翻了一遍,然后发现了什么,停下了动作。

在末章《英雄归乡》的结尾,他看到了阿尔张扬的字迹,占据了书页的大半留空处。

——“Hero’s come back.”

作家大大眨了眨眼睛,笑了。

“看来生日礼物你已经收到了,阿尔。感谢回赠。”


-SYNTHESIS- (合题)

“所幸,命运给了我重来的机会。这一次,不会再让你先走了。”


-END-


余下的几点,供开放性选择和理解w

1、合题是有倾向的,前两个为马修视角,后面的是阿尔视角。

2、最后一个(反题)就是马修所写的《背行之光》的结尾,因此标注了(全书完)

3、现实里的阿尔到底有没有书中的记忆呢?他的留言是什么意思?

4、马修为什么会将自己的名字放入书中?为什么会做那个梦?感谢回赠是什么意思?

5、以上似是而非的文章就是对三段式的全部脑洞了,羞愧地遁了


热度 35
时间 2014.07.03
评论
热度(35)
  1. Downey夫人千山 转载了此文字
    北米双子党一本满足但是书里写的马修病逝还是有点伤心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