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米加】A Cat and his Owner's Romance Issues

会逐渐将之前翻译的双子文修改后搬上来w

大部分已发在贴吧上【授权放在贴吧上】

——————————————————————————

原作者:Cookie Tower

分类:T

——————————————————————————

一只猫和它主人的罗曼记事

美/国明白,生活(一向如此)并非随心所欲。

但这也太他妈让人丧气了。

手机屏幕上的数字缓慢地变更着,而他猛地倒在了沙发上。此刻大约是凌晨1:43了,而他却睡不了——好吧,说到底他不能去睡,毕竟他还要等它回来。他艰难地努力着不让自己在等待的过程中睡着。

他真该更频繁地把那小门给锁了。

现在已经凌晨1:51了。美/国呻吟了一声。他还要等多久?这等待开始让人恼火了——坦白说,他更乐意到房间去,把自己埋进被子里。至少他能多多少少悲恸一下生活的不公,让自己在哀泣中睡去。或者玩电子游戏。嘛,看情况呗。

美/国打了个哈欠,困倦地眨着眼睛,直到厨房方向传来的轻微刮擦的回声让他重新打起了精神。他站起了身,无精打采地接近出声地。

一进入厨房,他就走到了被安置通向后院的小门那儿,注视着下方的方形黑窟窿。更多的刮擦声传来,让他不满地哼了一声。

“于是你总算回来了。”他挖苦道,蹲下了身。另一道抓挠声回答了他。美/国大笑起来:“这次你去找了谁?哦,先别讲;又是Tama那儿,对吧?”

“喵呜~!”门后传来了恼怒的咪咪叫唤和更多的刮擦声。

美/国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能见鬼的比我更受欢迎?你这只该死的猫咪!”回答他的是肉乎乎的咕噜声和累兮兮的抓挠。他收回了先前的话,扮了个鬼脸,然后带有敷衍意味地开了猫咪的小门,“你真是个变态,Hero。那很恶心。”

猫咪终于进了门,把身体在美/国的一条腿上蹭了干净。国家咒骂着,恼火地将那只猫科动物推开。Hero只是无辜地冲他眨眼睛,用脸颊去蹭国家的手掌。

美/国撅起嘴,不高兴地说:“你觉得这对我有用?哈!就算是吧。我知道你在和附近的其他猫厮混,还挺愉快的——我才不是嫉妒或怎样——但你真不该那样,那很糟糕。再说了,你的名字也是Hero。厮混这种行为一点英雄气概也没有。”猫咪不再动了,喵了一声,听起来就像在说“你这个失败者”。国家被刺激到了,一怒之下弹了Hero的耳朵。Hero出于报复挠了主人的手掌,使得美/国怒骂了一声。

美/国原地站起身走开了。Hero还是跟着他。

他忍不住抱怨起来。“你甚至没对任何一个对象保持忠诚!一只猫也能是同性甚至双性恋?你简直和法/国一个样!”美国嘀咕着,提起了他的宠物。他将猫咪的脸举到了视线高度,注视着那可爱的脸;就是这只猫,让他接到了无数国家同伴或不满或惊吓的电话、短信、电子邮件,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宠物在和Hero交/配。最开始,他以为这是某种古怪的玩笑,但等他亲自抓到了自己的宠物正和英/国的猫咪干那事儿时,他终于相信了,还差点没背过气去。那画面相当令人恶心,他一点也不想谈起。

然而,他的猫咪在试图找到真正的对象——不像他。他已经渴望着那个人几个世纪了,而这份感情依然没有回应。美/国吸了吸鼻子。

Hero闭上了眼睛,咪咪地叫着。美/国觉得它在说“你是个傻蛋”,然后叹了口气。而猫咪开始玩耍似的用爪子抓他的鼻子,让他咯咯笑了起来。“要是这动作表示你同意了,那么就这样吧。很好,那表示赞同了它值得尊敬的主人。不过,你能从我身上多学点儿么?你做什么呢?”那猫咪露出了它的犬牙,看起来像一个人类在傻笑。美国扬起了一边的眉毛,把Hero放回了地上。

几乎是立刻,Hero开始磨蹭他主人的腿。

美/国面色死白地又把那猫提了起来,瞪着它:“发什么疯,Hero?”猫科动物只是对他眨眼睛,带着相当明显的,强烈的,想用爪子猛拍他主人鼻子的态度,就像在说“嘿,你自找的。”

“我没那意思,你这四处拈花惹草的变态!”国家怒吼,而那猫咪仅仅平淡地喵呜着。美/国摇了摇头,“好吧,不用分享你这天杀的猫类交尾秘密。我所知道的是,你这么做大概是为了填补什么。我赌你还没睡到你迷恋的对象。”

突然间,Hero防备似的冲他发出了嘶嘶声,愤怒地挠了美/国的脸。

国家咒骂了一声,惊讶之下失手掉了他的宠物。那抓挠并没真伤到他,仅仅是趁他不备。美国站在原地,强颜欢笑道:“哈!我说中了,不是么?”猫咪再次冲他嘶嘶叫起来,匆匆地跑走了。

他被一个人留下原地,然后撅起嘴走向自己的房间。

“我真不敢相信一只猫比我还受欢迎。”

……

—————————————————————————————————————

……

那天下午,美/国和Hero懒洋洋地窝在沙发上。他们在看电视,而国家心不在焉地轻抚着猫咪的软毛。他哼了一声:“说说看,Hero。”猫咪仰头看着他,等待下文,于是他继续道,“你喜欢上的是哪只小猫眯?”

从美/国的视角来看,那只猫在瞪他,不过还是喵喵着回答了。他笑了起来。“我听不懂。”他边说边挠着Hero的耳背,“不过你知道的,我们应当如此。我们不会永远将感觉弃置不顾,而英雄总会得到佳人的,嗯哼?”

猫咪对着他眨眼睛,就像刚刚理解了什么,然后点了下头。美/国兴高采烈地把猫咪抛到了空中,“对的,英雄总会得到佳人——男伴——猫咪——任何东西!”他说着,在宠物下落时接住了它。Hero赞同地喵呜着。“不过那意味着你不能再去见其他的猫咪了,了解?我们可以一起努力!我们终将赢得佳人的芳心!”

他的宠物那会儿看起来有些不确定,而它的主人扬起了一边的眉毛。猫叫声重复着,国家点了点头。“好吧!首先,你必须告诉我你喜欢谁。”

“咪咪呜~!”它说。美/国皱了皱眉。猫咪扬起爪子指着他。国家的头歪向了一侧,看着猫咪前肢支撑着立了起来。它开始以奇怪的模式挥舞爪子,导致它的尾巴绕成了一个环——尽管这很困难,介于它如此毛绒绒的尾巴——然后舞着爪子指着脑袋。它的主人只是大笑。“唔姆喵呜~!”

“我不懂你的意思。”他说着,将猫咪推开了大腿。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这样如何,我去拿张世界地图,你指出拥有它的国家?”

Hero瞄了一声,于是他们开始找世界地图。他们去了书房,环顾书架搜寻地图。美/国则准备翻翻百科全书,查查里面有没有地图。等他终于找到了一张时,一个念头油然而生。

“等等,那只猫也是雄性?”美/国询问他的宠物。猫咪立刻点了头,导致他稍稍趔趄了一下,“嗯哼。我想这就是物似主人型吧。”

美/国把百科全书放在地上让Hero来看。“好啦,猫咪;指出是哪个国家拥有它!”在猫咪将爪子按上国家图案前,门铃响了。美国嘟哝着捡起了书:“咱先去看看是谁,Hero。”

国家和猫咪一同走向了前门。美/国几乎是漠不关心地开了门,面对他的访客。不过当那人的模样一进入视线,他又关了门。美/国的双眼睁大了,一丝浅浅的红晕染上了双颊。他的心脏在响亮地砰砰跳动。他没料到他会突然出现在这儿!他正和他的猫讨论他们的单相思,而他就到这儿了?哇哦。

美国看向他的猫,发现它藏在他的腿后,忍俊不禁地眨了眨眼。出于某种原因,Hero软弱可怜地喵呜着。

“美—美/国?你——你没事吧?”出乎意料的访客在门后问。美/国同时也听到了柔软的咪咪声。他有些尴尬地笑了。

“唔,我很好!”美国说着,试图恢复镇定。他弯下身,安抚地拍了拍宠物的脑袋,低语嘱咐:“表现的正常点。”

美国又一次开了门,摆出了灿烂到惹人厌的大大笑容。他的猫坐在他的脚后跟处,看起来很有英雄气概——在他看来。“嘿加/拿/大!找我有什么事儿吗?”美/国问,示意另一个国家进屋。不过加/拿/大摇了摇头,留在了外面。

“我—我很抱歉没有通知就来打扰。我在赶时间而且——唔,我想请你帮个忙。”加/拿/大说着,低头看着他轻柔捧在臂弯的一只猫咪。他对它微笑,然后转向他南方的邻居,“我希望你能为我照看Maple。这段时间我有些工作要参加,而我不想留它独自在家。可—可以吗?”

“当然兄弟!”美/国笑容满面,接过了加/拿/大递给他的猫咪,“你要离开多久?”

“我想只有三天吧。最多五天。”加/拿/大回答,那微笑让美/国的呼吸停滞了片刻。他将猫咪在Hero的身边放下,然后对他的北邻回以笑容。“谢谢你,美/国。”加/拿/大说着,将美/国人拉入一个拥抱。

让美/国失望的是,这个友谊性的动作结束得很快,加/拿/大离开了。

“那么熊不知几郎怎么办呢?”美/国问。

加/拿/大人笑了。“熊吉说他想和我一道。”加/拿/大回答,后退了几步。他冲美/国和猫咪们挥手道别,然后走向了房前等待他的车。那交通工具一离开,美/国就吐了口气。

“唔,令人难过。”他拥抱着自己,努力想再次感受加/拿/大的拥抱,然后自我评点。他叹了口气,相当大声地甩上了门。两道程度不一的咪呜声引起了他的注意。美/国低头看去,然后微笑了:“好吧,猫咪们!看起来这段时间只有你们和我啦!”

Maple对着他眨了眨眼睛,害羞地退开了。Hero似乎有些紧张,但发出了一声庆祝的喵呜。美/国好奇地咕哝道:“唔,你用过晚餐了吗,Maple?”

加/拿/大猫咪微微点着头,而国家拍了拍手。“不用这么害羞,猫咪!”美/国随意地将新来的猫咪拎了起来抛向空中。他的猫咪开始保护性地喵喵叫起来,去挠他覆盖着牛仔裤的腿。Maple在落回美/国的怀抱时颤抖起来。

“啊,抱歉,我吓到你了吗?”美/国问,拍了拍猫咪的头,而Hero依然在挠它的主人,“真的抱歉——上帝,Hero!你能别抓我的腿了吗?”他呵斥他的猫。美/国猫咪嘶嘶叫着停止了动作。

“你嫉妒?”美/国调侃道。Hero又嘶嘶了一阵,然后走开了。国家眨了眨眼睛:“哈,某只在否定呢。”

Maple拼命咪咪叫着让国家放他下来。但美/国没收到暗示,而是像对一个人类婴儿那样摇晃着臂弯里的猫咪。如果猫咪能叹息,它一定会的。不过Maple是猫咪,于是它只能忍受这过分活跃的国家滑稽古怪的动作。

美/国捡起了在加/拿/大到他门前时失手掉落的百科全书,然后带着加/拿/大猫咪轻快地走入了客厅,扑通坐到了沙发上。他的猫已经在那儿了,在双人沙发上生闷气,似乎正瞪着电视机。国家挑了挑眉,温柔地将Maple放到Hero的旁边。美/国对它俩微笑,然后将注意力转向了电视。

在加/拿/大猫咪调整姿势时,Hero不为人知地缩了缩。他的尾巴似乎因为不自在而有点僵硬。Maple对他咪咪叫着,想以恰当的猫咪之道表示问候。

“你—你好,Hero。”Maple表示。如果猫咪只有笑的功能,Hero八成已经在神经质地窃笑了。

不过他是只猫。

Hero快活地喵喵回应,然后舔了舔另一只猫的耳朵。Maple被这动作惊得跳上了双人沙发的扶手。“屮,行动错误。”美/国猫咪想。

“怎么了,猫咪?”美/国问着惊吓的猫咪。它只是缩回身子,然后跑出了客厅。国家转向了自个儿的猫,责问:“Hero,你干了啥?”

如果猫咪可以哭,它一定已经在哭了。“这是习惯所致!妈的,我是只猫!”Hero试图解释,但作为一只猫,它只发出了喵呜声。它的主人看起来无动于衷。

“Hero,如果你想得到你渴望的那只猫,你就必须停止这种见猫就扑的行为!”国家进行说教,“再说那是加/拿/大的猫。如果他发现你上了他的猫咪※——哦,等等,有点不对。随便吧,但是,别招惹Maple!加/拿/大会讨厌我的。”

“我知道!”Hero喵呜道,但它的主人只是摇头。

“哦,我忘了,”美/国咕哝着翻开了百科全书之前的页面,将它放到了猫咪的面前,“好啦,现在,谁拥有你的爱猫?”

Hero真希望拥有做鬼脸的能力来表示一下“你在玩我呢,这还不明显?”不过猫咪还是遵从了,懒散地把爪子按上国家的图案。它的主人眨了眨眼。

“俄/罗/斯!”美/国难以置信地尖叫出声。

Hero醒悟了自己的错误,拼命摇起头。国家那会儿似乎理解了他的意思,然后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国家笑了,“好家伙,我以为你真想成为‘猫咪露西亚的一部分’。妈的,Hero,你的地理太差劲了。”

“我一点也不想从你那听到这话。”Hero想着,把爪子远远移到了俄/罗/斯左边。

美/国双眼睁大了,结结巴巴地说:“加—加/拿/大?”Hero盯着他(如果可以它一定会脸红的),点了下头,“你喜欢Maple——”

Hero冲他主人嘶嘶叫起来,因为那只加/拿/大猫咪这时走回了房间。

“——syrup(枫糖浆)?”美/国补充道。这个词让Maple精神一振,接近了国家。“呃—嗯,枫糖浆。Hero喜欢枫糖浆,对的,呃,你呢,Maple?”

猫咪热烈地咪咪着赞成,看起来简直是眉开眼笑。美/国松了口气,他小小的掩饰工作生效了,至少现在如此。

“好啦,”美/国挤出一个笑,“现在我们去拿点奶油和枫糖浆怎么样?”

力道不一的两声猫叫应和了他,他将这当作离开去准备款待猫咪的暗示,再次将空间留给了两只猫咪。

“呃嗯,Maple,”Hero局促不安地开口,“你,呃,还好吗?”

Maple有些尴尬地对另一只猫眨眼:“抱—抱歉,我是一只真的容易被吓到的猫—猫咪。”它可怜地喵呜着,如同斗败一样伸展四肢趴在了客厅的地板上,“我笨拙、臃肿,还害羞。我希—希望我能像你一样——自信而骄傲。我差劲得简直不配当猫。”

“我觉得你这样子非常好!”美/国猫咪的回答有点热情过度。Maple为这评点而困惑地竖起了耳朵。如果Hero是个人,这会儿一定结巴得厉害,死命搜刮借口,而且早就脸红透顶了。

“我—我,呃,唔,”Hero有点恐慌,“我是指,我们应当为自己是自己骄傲!并非只有人类才能自我表现。而且,唔,我—我觉得你也有你的优—优点……”

加/拿/大猫咪被震了片刻,然后脸上的神色转为了开心与趣味。如果猫也能如人一样笑,Maple这会儿绝对已经笑瘫了。嘛,它确实振作了。

“谢谢你。”Maple试图喵呜着回应。

Hero唯有感谢上帝没有赐予它脸红的能力。

……

—————————————————————————————————————

……

Hero舒展四肢趴在屋顶,懒散地拨弄着一只玩具老鼠。它凝视着月亮,发出喵呜的叫声。“我不敢相信我那么说了!”它说着,羞耻地将玩具老鼠拍开。不知怎的,那玩具弹回来了。猫咪发出了嘶嘶声,“蠢货,蠢货,蠢货!”

“你—你经常在月光下和玩具吵架吗?”

柔和的咪呜声让Hero的猫耳颤了颤,它转身看到了Maple——它梦里甜美的白毛猫咪!——而且就站在屋顶边沿。“Maple!”它说着,走近了另一只猫。加/拿/大猫咪也向它的位置靠近。Hero紧张地问,“你来这儿做什么?”

“抱—抱歉,我打扰到了吗?”Maple咪呜着,在几厘米远处停下了,“美/国先生正忙着和我的主人通话,好一会儿了,所以我觉得应当给他些私—私人空间……”

“严肃地说,那家伙也太好懂了。”美/国猫咪说,然后立刻吓到了,“该死—呃嗯,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Maple有趣而懒洋洋地甩了甩尾巴:“抱歉,我会按那样理解的。”它咪呜的腔调带着些许顽皮,上帝,让Hero简直想现在就把另一只猫扑倒,现在,“另外,我觉得是美/国先生和加/拿/大先生在一起的时候了。”

“是的——啥?”Hero惊讶地喵呜,“加/拿/大先生喜欢那个美国蠢蛋?”

“别—别人身攻击,你不也—也是美/国的?”加/拿/大猫咪好心情地建议。如果它是人类,另一只猫冲它嘶声的样子一定已经让它笑起来了。

Maple遗憾地摇了摇头:“我不想看到加/拿/大先生那样,每当他看到美/国先生和其他国家亲近时,都会沮丧地叹息。”

“我懂你的意思。”Hero同意,并在原地缩成了一团,“我已经受够了美/国对于加/拿/大先生和别的国家关系太近这个那个的抱怨。”

如果猫咪能被惊到噎住,Maple一定会的。“哇—哇哦,你和你的主人相—相当亲近呢。”

“他对我无话不谈。”

这很好,Hero想,和那个人——猫谈话,更恰当地说——它若有九条命都想与之共度而过的那一个。它必须用上所有意志力才能不让自己依偎上加/拿/大猫咪,不过这都是值得的。毕竟,也许它能有一个机会。

“我们的主人很幸运,能够彼此相爱。”Maple心不在焉地喵呜,“至少不—不像我。”

Hero不安地看着Maple:“怎—怎么说?”它谨慎地问,“你是不是,呃,有喜欢的对象?”

另一只猫激灵了一下,然后抑郁地消沉了下去:“我—我是,但我肯定我的感情是得不到回应的。”

美/国猫咪的心沉了下去。好吧,也许Hero没有机会了。

美/国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夜晚:“Hero,Maple,睡觉时间!”

他把我们当什么,小孩?Hero怒气冲冲地想:“如果你想,你可以先走。”

“那,好吧。”Maple咪咪唤着,走向了房顶边缘,“晚安。”

“晚安。”

Maple喵呜着跃下了屋顶。它平安落地,然后进了屋。

Hero苦涩地注视着头上闪烁的月亮,开始悲切地喵呜起来。真不公平。它的主人有得到幸福的机会,为什么他的宠物不行?

“为什么,月亮,为什么?”猫咪问,夜色里依然猫声不绝。他主人邻居的窗户被推开,一个似乎被剥夺了睡意的男人向外瞥来。

“闭嘴,该死的猫!”这个邻居尖叫着,把拖鞋砸向了这可怜的猫咪。

Hero闪开了攻击,嘶嘶叫着:“一无所知的人类白痴!”

……

—————————————————————————————————————

……

“早安,猫咪——哇啊,你看起来不是很好。”美/国陈述道。他的猫咪没精打采地爬下了床,伤心地喵呜着——那是眼泪吗?国家冲到了他宠物的身边,轻柔地拍抚它。“好啦,好啦。Hero。没事的。没—事的。这次Anderson先生用书砸了你么?”猫咪瞪着他。他不自在地笑了笑。“开玩笑的。得啦,咪咪。没那么糟。Maple会接受的——或许吧。”

“喵喵喵呜!”猫咪怒叫着,伸爪去挠它的主人。美/国试图保护自己的脸,同时“嘘”声让猫咪冷静。不过Hero冥顽不灵,如同一个哭号的孩子:“你不是说会帮我的吗?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冷静,Hero。上帝,你已经让自己的处境比我还糟了!”美/国思索般眨了眨眼,“啊,你发/情了,对吧?”

猫咪咆哮着(令人惊奇)攻击了它的主人。

……

—————————————————————————————————————

……

Maple在他家的四天之中,美/国为他的宠物设计了一个新计划。

“好的,Hero。毕竟加/拿/大回来之前我都没法有所行动,我们这会儿就先处理你和Maple的关系吧。”加拿大猫咪刚用完餐离开了厨房,国家便轻松愉快地开口。他的猫冷淡地喵呜回应。

平心而论,Hero已经厌倦了他主人在做媒一途上差劲的尝试了。这个国家又不是能让Maple一晚上就爱上另一只猫。Maple喜欢其他的猫——这就是事实。Hero只能够放弃。

“来吧,猫咪!你需要更多的精力去捉老鼠!”

Hero从他装满汉堡味猫食的碗里抬起头,给了主人一个疑惑的表情。美国咧嘴一笑:“我从某处读到,一些动物通过向它们的伴侣赠予它们亲自捕捉的礼物来示爱——嘛,我是这么理解的。所以现在,我们去捉老鼠吧!刺激吧,哈?”

猫咪无力地对他眨眼。国家走过去提起了他的猫,蹦跳着去了前门。“不过,希望你别介意下水道。”美/国说。

Hero还来不及对此作出评价就被扔进了国家的汽车里。汽车伴随着猫咪喵呜着哀诉命运之声扬长而去。

下水道的老鼠可怕之至。

在Hero担心地盯着下水道的时候,美/国却在令猫不快地大笑。

……

—————————————————————————————————————

……

三小时后,Hero叼着根粗大的老鼠尾巴跳出了车。它的主人对“捉老鼠”这件事严肃之极,在它没捉到和它体型相当的老鼠之前根本不让它离开寒冷黝黑的下水道。在待在那儿的漫长时间里,它明白自己有力量挑战所有的老鼠,但要找到一只和猫一样大的真心不容易。

事实上大部分老鼠都比可怜的Hero要大。

上帝,他从没想过追逐(还有逃离)下水道老鼠这么让猫筋疲力尽。

生活险恶。

“好吧,猫咪!把它献给Maple!”美/国笑意满满,拍了拍他的猫脏兮兮的脑袋。之后他会让猫咪洗个澡的。

Hero拖着死老鼠冲向了后院,它觉得另一只猫会在那儿。当它发现Maple坐在一丛矮灌木下时,尾巴愉快地卷了卷。

美/国猫咪放轻脚步走近了另一只猫,丢下了老鼠尾巴。Maple敬畏地注视着那灰色的躯体。

“你—你抓到了一只下水道老—老鼠?”Maple咪咪地问,Hero热切地喵呜着肯定了。它的脑海深处对它主人居然对了一次相当惊讶。

加/拿/大猫咪戳了戳老鼠,欢快地咪呜。“它比我们还大!太酷了!”猫咪说,“加/拿/大先生从来不让我捉老鼠。唔嗯嗯,能—能把它给—给我吗?”

“当然!”Hero想再加一句“连同我的身、心、灵魂一起吧”,不过它知道它必须慢慢来。

一步步来,Hero,一步步来。

“嗷呜—唔唔—喵喵!”

Hero从思索里脱离,盯着面前展露的情景:Maple正绕着后院跑。人类大概会以为它在玩耍——但事实上,它在害怕。

看起来那老鼠没死。

只是昏过去了。

“帮—帮帮我!”加/拿/大猫咪哭号。Hero为那恐怖老鼠的速度战栗了——它似乎已从那小睡里养精蓄锐,而加/拿/大猫咪正挣扎着试图逃掉。

之前的“捉老鼠”已经耗尽了Hero的精力和超常发挥的有效期。因此,当那老鼠和加/拿/大猫绕园一周完毕并向它冲来时,它开始拼命喵呜着呼唤它的主人,同时加入了Maple的第二周循环。

美/国如同指路明灯般冲向后院,发现了绕着他后院狂奔的两只猫和一只老鼠。他的瞳孔放大,冲回了屋子,然后带着一把麻醉枪——我们也不懂他怎么找到的——回来了,击中了那只鼠类。等老鼠终于昏厥后,Maple和Hero停止了奔跑,双双摊倒在草地。

“你们受伤了吗?”美/国走近猫咪们问,准备把它们提起来抱着,“带你们进屋,好么?”

但在他有所动作之前,Maple蹦起来冲美/国嘶嘶叫起来。国家站起身,看着加/拿/大猫咪绕着他的宠物疾步而走。Maple咪呜了几声,然后用鼻子顶了顶Hero的脑袋。美/国猫咪毫无反应,美/国刷地白了脸。

Maple疯狂地咪呜着,甚至开始咬毫无意识的猫咪的耳朵想得到点反应。美/国弯下腰,小心地把宠物拢入了怀里。“抱歉,Hero。”他对着昏迷的猫咪轻声说,“我太强迫你了。”

美/国低头看脚,被Maple对他直直发出的死亡视线——呃,对他来说大概如此——惊得抖了抖。不知怎的看起来有点亲切……国家咽了口唾沫,“拜—拜托别干掉我。”

猫咪没有回应,但在他进入房间时尾随其后。唔,首先他要先为猫咪清洗干净;也许给它服点兽医批准的温和止痛药。接着把Hero安置到它的猫咪小床里。他大概应该给他的宠物和加/拿/大猫咪留会儿独处时间,介于Maple看起来正死命克制着不攻击他。看起来和自己的枫糖浆被辱骂时的加/拿/大像极了。无疑,那不是开心时的加/拿/大。

美/国宣誓他绝不再去招惹加/拿/大的猫咪——无论有意无意。

……

—————————————————————————————————————

……

尽管作为一只普通猫咪生活了几个月,但Hero曾想像任何迷失的猫类那样——在夜晚四处闲逛,对月放歌,从鱼摊偷只沙丁鱼,向那些易怒的狗类挑起战火……它爱流浪的生活。做一只流浪猫,它只须在特定的地域晃荡着,耗尽短暂的余生。Hero无须担忧没有一个长久的收容处——随意的窄道或屋顶都很不错。它无须乞讨食物(就算有时会)维生——它可以一直到超市后头的垃圾箱那儿搜寻些残羹剩饭;也不会需要一个终身伴侣——长期来看那只会是个负担。

但那是在美/国发现被困在麦当劳的一个垃圾桶里的它,然后收养了它之前。

现在它不再是一只普通的流浪猫了。到现在,它比预想的多活了好几年,而它很确定这和它的主人脱不了干系。现在它有了一张舒适的床,和夜晚可以共度并依偎的人类。只要它想,它依然可以偷鱼或斗狗,但现在当它做得太过时,有人会照顾它。它再无须担心在雨中淋湿,被揍,被车辆碾过。它的主人绝不会放任这些危险,尽管它还能列举很多其他的,将他们的宠物照料得更好的国家。

它爱流浪的生活,但现在已不再那么思念。

可Hero依然愿意付出一切,只为了消除对一个终身伴侣的渴求。

这就是成为家养宠物的烦恼。动物会变得相当黏人(当然,这取决于它们主人的宠溺程度),被现在称为家的地方紧紧束缚。或许,有一个永生的国家化身作为主人对于Hero的改变起了极大作用——见鬼,它之前还没有过人类名字!——但它从没想过有朝一日,它会想和另一只猫在一起。

Hero希望有谁能像人类对待爱人那样爱它。它想,在它还是流浪猫时,多情绝对再蠢不过,但现在的它却向往着一段恋情。这很傻,一只猫想像人类那样。但它并不是普通的猫。

它很确定,如同其他被国家拥有的宠物,它现在也拥有永恒的寿命。

而如果连国家都无法忍受永恒孤寂的生命,更何况他们的宠物呢?

当它明白这一点时,就开始思考着通过它主人发/情时它从电视上看到的方式来得到一个伴侣;那是porn(色/情作品)——phonograph(留声机)?管它是啥,Hero决定像那样试试。

很明显,和它见到的每只单身猫交/配并未给予它所渴望的恋情。

然后,Maple出现了。

Hero终于体会到了人们所谓一见钟情的那种愚蠢的爱意。呃,大概没那么纯洁,毕竟它是只动物,所以第一眼时性/欲是大于爱意的。

然而,那只加/拿/大猫咪就是它所渴求的一切。

Maple喜欢着另一只猫,并说那只猫不会喜欢自己,这让Hero心都碎了。

为什么就不能是它呢?为什么它就不能得到一个“永远幸福快乐”的结局,就像它主人将会的(希望如此)那样?

太不公平了。

这会儿,Hero正沉浸在梦幻中,白色的软毛蹭着它的鼻子,柔软的咪呜声呼唤着它的名字,舌头则温柔地舔舐着它的耳朵。

“Hero?”

现在,连声音都如在耳畔。

“Hero,你醒了吗?”

 是的,美妙得不真实;如同有舌头舔着它的脸颊,想唤醒它的意识——

舌头?

Hero慢慢睁开了眼睛,因为视网膜被光线刺激到而嘶嘶出声。几秒后一只粗尾巴为它掩住了光亮,猫咪放松了下来。这会儿它感觉该死的舒适,尽管四肢仍在隐隐作痛——毕竟它被裹在它的猫咪小床里,还和Maple一起,它当然会觉得舒服。另外,那条舌头真的非常擅长让它放松……

“M—Maple,”美/国猫咪沉闷地喵呜着,“能往左移一点么?”

“Hero,感谢上帝!”Maple惊呼,“那会儿你吓坏我了。你一点反应也没有,我担心坏了。”

Hero咕噜着:“我可幸运不是;就算你不喜欢我,还能让你这样担心我。真走运……”

“什—什么?”

“你喜欢的是谁?”美/国猫咪虚弱地问,“那只猫有什么是我没有的?为什么不能是我?”

Hero感觉眼帘越发沉重。它的视线变得模糊,意识正在消散。捉老鼠真的比它想的代价大多了。噢,它想睡了。希望Maple不介意它睡着时依偎着它。这样想着,它合上了疲惫的双眼。

“真傻,”Maple喵呜着,被逗笑了,“你有那只猫拥有的一切,因为那只猫是你。”

一个漫长的静止拍,直到Hero充满睡意的晕眩大脑过滤了那句话。意识逐渐明朗,它猛地睁开了眼睛。

Hero注视着另一只似乎在对它微笑——反正是猫咪所能表现出的微笑——的猫咪。它这会儿目瞪口呆了,但它依然听清了Maple的话——毕竟敏锐的听觉是猫咪引以为傲的。一动不动,它声音颤抖地问:

“你——我就是你喜欢的猫?”

如果是人类,Maple一定会脸红,但它并未扭捏:“是的。不过我从没想过你也会喜欢我。”

Hero眨了眨眼睛:“你被耍了,因为我真的喜欢你。”

加/拿/大猫咪满足地咕噜着,紧挨着Hero的脖颈。“我想,”它咪呜着,“我和加/拿/大先生一样幸运。”

“是的,”Hero赞同,靠回了毛绒绒的Maple身边,“我们也有一个‘永远幸福快乐’的结局。”

……

———————————————————————————————————

……

美/国喜爱可爱的浪漫故事,尽管他不会对任何人承认。他愉快地微笑注视两只猫咪亲密地挨着彼此,懒洋洋地窝在客厅的长毛绒地毯上一起看电视。如果那时不时的依偎能够当做判定线索,他会说这两只猫终于成为伴侣了……尽管它们都是公猫这点有点古怪。美/国没资格评判他们,毕竟他自己也在内疚。

他只希望它们别在他眼前交/尾。

要是他也能如此顺利就好了……

美/国挫败地叹了口气,离开客厅去了厨房。他坐在紧挨着柜子的一只高脚凳上,任脸颊贴着柜子冰凉的表面。

好吧,他的猫能做到,为什么他不能?美/国呻吟了一声。

“我该死的要怎么做?”

前门轻声的连续敲击让美/国猛然脱离思绪。他恼怒地从高脚凳上站起了身,慢吞吞地挪向门。他懒散地拉开了门——他花了几秒才意识到对他羞涩微笑着的是谁。等他醒悟时,美/国已经甩上了门。

妈的,为什么每次加/拿/大总在美/国臆想他的时候出现?见鬼,为什么每次一看到加/拿/大站在那儿他就会关门?

“美—美国,怎么了?”

美/国咽了口唾沫。“没事!”他叫道,深吸了口气,缓慢地从一数到了五,然后再次开了门。

“呃唔,好啊加/拿/大。”

加/拿/大揉了揉前额,轻微地蹙眉:“你还好吗,阿尔弗雷德?”

棒极了,他都用上我的人类名字了。美/国想着,叹了口气:“我很好。”

“你看起来不是很好。”加/拿/大喃喃着,但没深究。他对美/国相当温柔地微笑:“我希望Maple没有给你带来很多麻烦。”

美/国的心跳加快了。“没—没有,一点也不。事实上,它比我的Hero表现得好多了。”他向他的北邻保证,并示意他进屋。

加/拿/大点了点头,尾随他踏进了屋内。“说真的,它们成为朋友了么?”

蓝眼睛的国家哼了一声:“哦对,它们成为好朋友了。”美/国带领另一个国家走向厨房,打算出于礼节请加/拿/大喝点东西。“你想喝点什么?”

加/拿/大微笑了(如果他一直那样,美/国真会因为血压过高而死):“水就很好,不过你有什么吃的吗?我—我从昨晚起还没吃过东西……”

美/国笑了。好吧,至少他现在没有方才紧张了。“伙计,我当然有吃的!我可以给你准备三明治,或者你有其他建议吗?”

“三明治就可以,我可以帮你做——”

“不,我可以的。你只要去客厅看会儿电视就好。猫咪们也在那儿,所以,去吧!”美/国要求道,并开始找做三明治所需的材料。

加/拿/大想反驳,但最后只是叹了口气,放轻脚步去了客厅。

一旦独处,美/国便放任了自己边做三明治边沉入思索。

加/拿/大已经在这儿了,也许他只需要过去表白?希望他不会被直接拒绝。又或者他应该再等久一点……但如果他无论如何终会被踹,这又有什么区别呢?

谁说他无论如何都会被踹了?美/国相当恼火地想,同时拼好了他的第四个三明治。也许他是太悲观。但他真能责怪自己么?他几个世纪都没想过表白,现在又怎么能确定这会生效?

又一个三明治做好了,美/国嘟囔了一句。他有很多事可以做:也许他应当循序渐进,先更多地约加/拿/大出去玩;也许在完全坦白之前,他应该采用秘密倾慕者的战术让加/拿/大爱上他;或者他可以采用勾引手段——

“我要瞎了!”

突然的尖叫在他耳边嗡嗡作响。美/国落回现实中,迅速丢下了正在做的三明治。他跑去发出吼叫的客厅,发现加/拿/大杵在门口。

“加/拿/大?”美/国冲到另一个国家身旁唤道,“嘿,加/拿/大?你还好吗?”

加/拿/大人有气无力地转过身来:“我—我只是走—走出—出了浴室,然—然后我—我——那儿,客—客厅里——H—hero——M—m—m—maple——”

美/国挑了挑眉,向客厅瞥了一眼。他花了几秒扫视房间,直到目光锁定了两个毛球。美/国目瞪口呆地刷白了脸。

Hero和Maple还在他上次看到的毛毯上,但现在猫咪们有点忙。

美/国默默清了清嗓子,然后转过身,把另一个国家推离客厅,领回了厨房。

“我为你所看到的感到抱歉。”等他把加/拿/大安顿在一张高脚凳上后,美/国开了口。他走过去,将三明治和一杯水放在了加/拿/大人面前,也坐了下来。

加/拿/大迅速干光了水,然后期待地看着美/国。

美/国不安地笑了:“啊哈,唔,这有点尴尬。”他咳了咳,“你看到了,呃唔,Hero喜欢Maple所以……”

“它就过来然后上了我无辜的猫咪。”

“不是!”美/国大叫。加/拿/大看起来不为所动,让他不自在地咽了口唾沫,然后继续,“Hero尽它所能向Maple传达自己的感情。请别拆散它们,它们彼此相爱!”

令人尴尬的沉默。直到加/拿/大疲倦地叹了口气:“听起来就像你令人讨厌的浪漫电影的线路,阿尔弗雷德。”

美/国倒抽了口气,觉得被冒犯了。“Mattie,我这下很认真!你不能阻止真爱;那很残忍,即使它们只是猫咪!”

加/拿/大怀疑地看了他一会儿。就一会儿,而美/国的神情从严肃转变为了困惑,然后是全然的害羞。好吧,也许他听起来有些陈词滥调,但那无关紧要。等加/拿/大人开始大笑时,美/国羞耻地把脸埋进了手心。

“上帝,哈——阿尔弗雷德,”加/拿/大轻笑着,“又—又不是说我要—哈—去强—强迫它们分—分开。真的,有—有时候你真的太—太可爱了!”

美/国对狂笑的国家怒目而视。“哦,闭嘴。”他嘟哝着。

加/拿/大又笑了会儿才淡定下来,“抱歉,抱歉,呵,”加/拿/大漏了一个笑音,然后呼了口气。

“好吧,我们的猫咪相爱了。”加/拿/大戏谑地对美/国微笑,后者回以怒视,“我们无事可做。我想,我只是突然看到它们那样而吓到了。”

美/国哼了个鼻音无视他。加/拿/大歉意地微笑,然后起身去倒另一杯水。拿到后,加/拿/大人就再次坐下,开始享用为他而做的三明治。

随着时间流逝,美/国的火气散了,并逐渐感到无趣。在他开始发呆时,加/拿/大依然安静地吃着三明治。直到开水烧开的声音传入耳中,他才晃过神来。

“你知道,我有点嫉妒。”

美/国坐直了,转向加/拿/大:“哈啊?”

出乎意料,加/拿/大脸红了:“我—我嫉妒Maple。”

“你嫉妒你的猫。”美/国面无表情地说。他没法点评,介于他自己也在嫉妒他的宠物,不过加/拿/大不需要知道这点。

加/拿/大的脸红变深了,但笑容很伤感。“我的猫在我之前得到了一个爱人,这难道不让人灰心么?”他说。

美/国眨了眨眼睛,点了头。“是的,我懂的。不过别担心。”他又看了加/拿/大一眼,然后露齿一笑,“我确定有人很乐意成为你的爱人。”

加/拿/大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并—并不是那样……”他不安地扫了美/国一眼,“事—事实上我喜欢着某个人……”他喃喃着,局促不安地低下头去。

美/国扬起了一边的眉毛。“真的?”他状似冷淡地说,“我也有喜欢的人。”

加/拿/大人吃惊地抬起了头。那么一会儿,他看上去似乎完全心碎了,悲痛至极。美/国试图不作反应,不过上帝——告诉他他在做梦。他不敢确认这就是结果,因为如果这样,加/拿/大大概有一会儿都无法离开他的身旁了。但是这值得一试。

于是,美/国保持着头脑冷静,镇定地站起身。“唔,”他平静地走向那孤苦的国家,开口,“你想知道是谁吗?”他在距另一个国家几厘米远处停下,结束了问话。美/国伸手捧住了藏在柔软的金色卷发之下那温暖的双颊。他的姿势引起了对方突然的深呼吸,这让他暗自欢欣。他的手顺着面颊下滑,温柔地诱哄那完美的脑袋扬起,让那睁大的,惊讶的双眼注视着自己。美/国微笑了。

结局已经明朗,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划破了那郁闷的脸庞。

美/国也笑了。

“我想你已经知道是谁了。”

……

……

……

 

※pussy:猫咪,还有侮辱性的称呼(针对男性)以及其他含义,请自行百度╮( ̄▽ ̄”)╭

 


热度 48
时间 2014.08.06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