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XH】茧(伊路米,奇犽兄弟向)

 伊奇吧夏日祭贺文备份。

冷cp顺求同好qaq

————————————————————


——We are born in darkness.

 

那是他自愿为阴影覆盖,生长在暗夜的兄长。他伸出的手指苍白近剔透,却不见血色;动作是千锤百炼后极致的精准,缓慢到极速的变化伴着优雅的韵律,古怪、却有着令人厌惧的美感,就像那些倒在他身前的尸体——成百上千、自下而上堆砌,散发出糜烂而腐坏的气息,如同黑夜里脆弱而坚固的王座。而他站在顶端,身姿轻盈,就像没有一丝重量。他的指尖延伸出看不到的念线,千丝万缕,将自己从轻到紧,慢慢束缚——从四肢到大脑,一点点收紧,直至最终拖回黑暗。

……

 

 

奇犽•揍敌客站在酒店顶楼的扶栏上,似乎无所事事。念力习惯性包裹住身体,尤其回转于脚踝的位置。

他在大风中以细微的角度前后摇晃着身体,却完美地保持了平衡。

漫长而短暂的交锋仿佛从未发生过,在一切早已结束的此刻。

小杰从看似不可能的地狱中痊愈,如同他最初的姿态一般向着更为广阔的世界前进。而带来希望的亚路嘉与她相生而伴的奇迹也得到了迟到多年的救赎。

他所竭力保护的两个人现在都很好。

奇犽的神情在想到房里安睡的亚路嘉时有片刻非常温柔,却又很快淡去。现在并不是表露情绪的好时候,他这么想着,而几乎是下一秒就腾空而起,电光在他的指尖劈啪作响,划开银色的网,将突然的攻击尽数挡下。

那些角度刁钻的念钉在空气中无声地消失,来者似乎并没有攻击的意思,只是以此打了个招呼。

“警惕性不错,阿奇。”那是他所熟悉而抗拒的声音。上一次对话时他们尚隔着一栋大厦,几层地板,依靠电波对峙,剑拔弩张。

“……”奇犽无声而轻巧地落地,张了张嘴,近乎僵硬地吐出了那个名字,“伊路米。”

“连大哥都不叫了吗?”伊路米•揍敌客说。他的尾音似乎刻意地上扬了,想要表达出质疑的讯号,却听不出多少感情波动。整个人就像是从黑暗中突兀显露出来的,那双黑色的眼睛无机质般盯着奇犽。

奇犽哼了一声,手指插在兜里,一言不发。

有一会儿他觉得他们之间无话可说。从表及里都没有相似之处,这份差异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更加巨大。

在那份虚假的依赖感被他亲手摒弃之后,眼前这个人已经不在他信任的范围了。或者说,当他发现他们注定走向两条路的那一刻起,他便已有了这份觉悟。

虚假的依赖感……吗?

他的思维有些脱离,但还是保留着五分的警惕。

伊路米似乎没有再次攻击的意思。

——他们之间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呢?

 

 

奇犽的记忆很好,天生恩赐与后天锻炼的因素兼而有之。

而在很早之前,早在他还可以被形容为孩子的时候,这个人似乎还是印象里的大哥。而这所谓的标准,大概就是后来他的世界突兀变化后所意识到的,任何平常人家里一个哥哥会为弟弟所做的那些事情。

他对他很好,会满足他孩童般任性的要求,出任务回来(尽管那时他对此毫无概念)会给他带价格高昂的糖果。所有的弟弟中他是独一无二的。他能感觉到对方的这种重视,那份特殊感甚至给了他虚假的快乐。

他从来不曾怀疑过这个人。

 

 

后来,他开始接受家族的训练。

他在刑讯室中第一次因为强大的杀气而恐惧到失声;在梦中望见那双黑色的眼睛,一次一次,直至蔓延成无法忘却的阴影;饲养的宠物被一只只杀掉,尽数染上手心的血色;挖出心脏的动作越来越熟练,先是模型,然后是真人,从血花迸溅到一丝痕迹都没有。角度,力度,速度,千锤百炼,而他慢慢在杀戮中麻木。

他觉得不快活,家里太暗,训练无聊,没有目标,就算糖果和游戏堆满房间也无法淹没他滋生的厌腻感。

那时的他就像在沼泽中行进,迟缓而茫然,看不到前方的道路。

但他潜意识中却怀有期待。

一份他曾经毫无所感,却在回忆里日渐醒悟,让人觉得讽刺的期待。

他在期待伊路米。

期待着靠近他。

期待他给予他肯定,言语或是拥抱,没有温度也好,然后继续前进。

即使在没有边际的黑暗里。

即使他是他最深的恐惧。

 

 

去猎人考试不过是心血来潮,却让他的世界天翻地覆。

他遇到了小杰,遇到了他的光。

而直到光芒照射,他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活在黑暗里。

如同一场梦境,他开始相信自己属于阳光,可以获得普通的快乐,他的命运并不是隐匿于阴森的堡垒,他所经受的训练除了剥夺,亦可以守护生命。

而伊路米的出现打破了他的幻想。

当他熟悉的面容在扭曲的变化中逐渐显现,当那个修长的身影一步一步走近,他有一瞬恍惚,然后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没有温情的言语,亲密姿态中的冷意,不容分辩的定义,还有无可抗拒的指令。那种压力陌生得仿佛间隔几个世纪,是属于他的过去,属于那个时刻他仍无法抵抗的那片阴影。

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已经被锁在了刑讯室里,他气喘吁吁的二哥咬牙切齿地举着鞭子抽打,从从小到大游戏被抢抱怨到出走被伤,然后是幸灾乐祸,可那份力道却让他提不起劲,毕竟他的惩罚向来是由另一个更为出色的对象执行的。

对于这一点,他说不出自己到底有没有失望过。

之后伊路米短暂地回来过一次,在一言不发把二弟丢出门后摆出了一副要长谈的架势。他一边释放着念力,一边问他小杰有什么特别。

“小杰……是光。”奇犽的声音在压力下颤抖,音量极低,因外力动摇的身体竭力摆出坚定的姿态。“没有光,会死的。”

“你不会。”所以为什么这么做?伊路米偏了偏头,那是他疑惑的姿态。

“……什么?”我有光,还是不会死?

“你的思路是不对的,是叛逆期吧。”不等他思考,对方就擅自下了定义。而在一通你是人偶巴拉巴拉天生的杀人机器巴拉巴拉千篇一律的兄弟教育之后,他二哥软绵绵的长鞭惩罚让他重新陷入了似睡非睡的困意里。

在恍惚里有一个模糊的念头闪过他的脑海——猎人考试时的那种恐惧,刚才似乎并没有出现。

 

 

在天空竞技场,他学会了念。

“大哥原来是用这个来吓我吗?!”他哼哼着嘟囔时心里有的只是不满,却并没有抗拒。他甚至想大哥是不是被西索那个BT影响了,对待弟弟都像玩一样。也只有小杰那个粗神经才能把西索的恶趣味看成挑战,一遍遍地冲上去,最后居然把调教果实上升为了热血对战。

伊路米在他拐去买巧克力的时候很突然地出现在他的身前,面无表情地说是来看弟弟。他还没从精品手工巧克力售空的悲讯中反应过来就被拎到了街角。

他将他“砰”地踢到了墙上,这段时间锻炼出来的灵活身手被毫不费力地镇压,脖子被胳膊死死卡着,而念力释放出的电流如同泥沉大海,紧紧压制他的身体连一丝震颤也没有。他的手反射性变形成猫爪,然后被狠狠折到了背后。

“很有趣,阿奇。你用我教你的东西来对付我?”

这么说着的人却连笑意都没有展露,在将他揍了一顿后一本正经地警告他不要和小杰走得太近,然后右手握拳击在掌心,伸手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个袋子。

“巧克力,据说来看弟弟是要带礼物的。”

他在一种莫名的无语心情中拆开包装,看到了跑了五条街都售空暗自诅咒了n遍的精品手工巧克力。

他很努力地没有猫化。

 

 

从“贪婪之岛”出来进行猎人考试时,他又一次遇到了伊路米。

后者大概是巧合中路过,又或者是特意。

他从来无法分清。

“大哥……”他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鲸鱼岛的短暂时光似乎让他对家人有一种特殊的渴望。而对于伊路米,却好像又有一些不同。

“有事,阿奇?”伊路米的方向传来很淡的血的味道,大概是刚结束任务。他忽然记起小时候问起,伊路米骗他这种味道是巧克力的附赠品。好吧,也不能算错,鉴于他的大哥某种意义上是个工作狂。

“我……”

伊路米偏了偏头,似乎在表示好奇,却隔着很远的距离。

“你爱揍敌客吗?”这并不是他想问的问题,却在那一秒不受控制。

“什么是爱,阿奇?”伊路米看着他,淡淡地问。他缓步走近,伴随着习惯的压力。奇犽试图用念力抵抗,却如同以往那样收效甚微。是的,尽管那么多人说他进步神速,尽管方才他轻松打败了所有猎人考试的成员,他的大哥似乎仍然隔着遥远的距离,深不见底。

伊路米俯下身来,如同第一次猎人考试时那样,缓慢而无可抵抗地将手按在他的头顶,形成一个状似亲密的姿态。“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回答?”

——无疾而终。

 

 

那之后,再不曾有过平和的对白。

他在痛苦中醒悟,拔出了脑袋里的念针;

将每一丝依赖与动摇归于扭曲的控制欲;

学会表里不一,置身事外般估量着时机;

为了保护妹妹而将他当作最大的敌人。

……

他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最后,自己只是要求拿尼加(不明物)将他送回揍敌客。

在他有极大可能威胁他所珍视的人的情况之下。

上一刻杀掉伊路米的觉悟依然刻在他的脑海中。

而即使不曾沟通,他们都心知肚明他不会放弃。

只要有一丝机会。

很多时候他的心情自己都无法领悟。

包括现在。

他觉得自己确实是变化系的人。

 

专注是他们所受的家训。

执行目标,直至结果。

而只要生存,伊路米和他永远不会是一类人。

为了亚路嘉,他将被放在警惕的位置。

这是他的大哥,他的阴影,他无法摆脱的生命里的一个部分。

精炼,强大,悄无声息,如影随形。

他永远不能如小杰那样热血,在坦荡荡的拼搏里心无旁骛地追逐远方。他更需要的是自己的决心,是被需要的肯定,在谨慎与冷静里规划未来的道路。

因为他自黑暗里诞生,却想要守护光明。

 

——————————————————————————————

 

“你赢了,阿奇。”伊路米说。“父亲对亚路嘉下达了禁杀令。”

伊路米对于他的变化,从想法的转换到身体的动作似乎都特别敏感。或许是因为杀手敏锐的观察力,而他又是杀手中最为卓越的那一档。

“我该说谢谢吗?”奇犽莫名有些放松起来,他也不打算掩饰。某种程度上他们也算撕破过脸了,而客套这玩意儿有和没有一样。不管是怎么想的,至少伊路米对于“不攻击家人”和“家主权威”几点贯彻得还是很好的,有时甚至可以将他的行为归类于变相的保护(不是他自夸,以他的资质没有被西索盯上他觉得多少是有原因的)——就算有时候他会理所当然地钻空子和找借口。正如此刻,他们都明白伊路米的不出手并不代表着放弃。他没有把亚路嘉划进“家人”的范畴,而只是一个标着“可利用”标签的暂不可碰对象。

“不用谢。”伊路米颇为认真地点了下头。

“……大哥。”顿了一下,奇犽还是这么叫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伊路米看着他,眨了眨眼睛,似乎懂了。

“是习惯吧。”

他的语气几乎可以当做轻松,精致的脸上依然一丝动容也没有,像假人一样。

“杀人,是习惯。”

“赚钱,是习惯。”

“对你的把握……阿奇,也是习惯吧。”

奇犽望着他。

他以为自己会惊讶,可能会有愤怒感。若是还残留着对以前的怀想,或许还会有悲哀。

但很莫名的,他觉得自己料到了这个结果。

这是伊路米的答案,他的想法,即使他的理解似乎与别人又有些不同。

而奇犽从来都没有参透过。

……

“大哥。”他深深吸了口气,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我从来没有改变过你。”

“我不需要改变。”伊路米平静地陈述。

“你也不能改变我。”奇犽接着宣布。

“我没有改变你。”伊路米肯定地回复。

奇犽靛蓝色的猫眼盯着伊路米看。

他觉得自己大概长大了。

不再渴求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不再将想象强加给别人。

而当他慢慢醒悟时,才真正看清这个世界。

他们的关系从简单变成复杂,亲密变成敌对,这些全部都是他单方面的感觉。

或许伊路米从来都没有变过。

奇犽抬头望着月亮,忽然扬起了一个笑,带着挑衅的意味,很漂亮。他想着他们大概永远也做不到如平常家庭里那般相亲相爱,信任无间。当然,现在的他依然喜欢那些阳光下轻松行进的时光,却也渐渐感受到黑暗所拥有的静谧的力量。他指着伊路米,神态有一丝久违的嚣张感,“不过我会改变你的。”

“你不会。”

“是吗。”银发的少年耸了耸肩,似乎毫无防备地背过了身,任风将他的短发吹得凌乱而张扬。

伊路米的视线凝结在他的身后,试探性地,从膝盖的关节徘徊到脑干的部位。

没有杀气。

但很明显。

奇犽在月光下缓慢而悠闲地伸了个懒腰,在他大哥的眼中就像一只心满意足的无害的猫咪。

银色的猫咪心里却转着坏主意。他想得很开心,大大的猫眼都眯了起来。

 

——没关系,大哥。

——我们来日方长。

 

 

 

——END——

 

后记:

打完了算松了一口气w不过总觉得脑洞没有表达好_(:з」∠)_

一直觉得奇犽小天使顽皮的一面能在大哥面前自然地表露出来就好了w因此最后还是满足了自己的私心w

虽然比较兄弟向唔……不过中间其实插了啰里啰嗦的许多小细节,比如奇犽说小杰是光时大哥的反问√其实可以当做表白嘛(*/ω\*)

感谢看完了的小天使们w请多多指教哦【鞠躬】


评论(2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