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优】始于星火

  推荐BGM:The Garden of Everything

>>>1. 温度

『熟悉的城市』

故事的最开始,整个世界毁灭了。

熟悉的城市被黑暗笼罩,传说中血液冰凉的物种自地底攀爬而出,将存活的孩童拖进迷宫,再不见天日。

百夜米迦尔跑进房间时,意料之中发现了正在读书的少年。

“在干什么呢,小优?”

有着碧绿眸色的少年兴奋地举着书给他看:“米迦米迦你看,我发现吸血鬼也是有弱点的!比如如果把他们的臂章取下,他们就会在太阳下死掉!”

“上次不是说过了吗,你还没放弃啊?”

“当然,总有一天我要杀了所有吸血鬼!和我一起革命吧,米迦!难道你不觉得受不了吗?这种像牲畜一样被蓄养的生活!我快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

百夜优一郎把头往竹马身上撞,后者翻了个白眼,一手抵着他的脑袋,顺势揉了揉乱翘的黑发,叹了口气:“我只想大家都没事就好啦。”金发的少年湖蓝色的眼里如水般泛着浅浅的波纹,“不过,小优一定要做的话,应该知道不能只靠蛮力吧?”

“是啦……那你说怎么办啊!”百夜优一郎闷闷地丢开书本,拖着下巴瞪他。

“脑子,脑子,动脑子啊。”米迦尔笑嘻嘻地看他,“不过笨蛋就算了。”

“米迦!!!”

『鸟笼的角落』

百夜米迦尔并没有伟大的梦想。

也没有雄心壮志。

更不想改变。

他只是怀抱着仅拥有的东西,竭尽全力去适应这个世界。

他曾被父母抛弃,曾被怪物拖进地底,曾被利齿刺破脖颈。

但直至此刻,他依然能微笑。

微笑是他的武装。

“米迦你在想什么啊!!对吸血鬼那么客气!”

米迦尔气不过拍了他的头:“小优你才是!在想什么啊!想让孤儿院的大家都不好过吗?!”

“……”百夜优一郎语塞,有些窘迫地背过了身去,两个拳头握得紧紧的。

“就算要杀吸血鬼,也要先逃出去哦。”米迦尔看着他消沉的样子有些好笑,忍不住从后面扑过去搂住他,蹭蹭他的发,“这些烦人的事我来想就好了,小优好好锻炼就行啦!”

优一郎用力握住他的手,几不可闻地嘟哝了句什么,耳根泛红。

米迦尔似乎没听到,依然微笑地拥抱着他,一晃一晃地说:“等以后到地上了小优要好好照顾我们哦!”

“那是一定的!”优一郎大声地说。

“拜托小优啦,我们一定会到地上去的!”

“嗯!”

他们是禁锢于鸟笼里的鸟,在这一个角落,也只有幻想是自由的。

『冻僵的花蕾』

费里德·巴特利吸血时喜欢咬脖子。

金属一样坚硬而冰冷的牙齿刺破皮肤,疼痛感一阵一阵,几乎能感觉到血液流出的韵律。身体的温度慢慢降下来,如同被冻僵的死物。

米迦尔被吸血的时候头脑总是放空的。

他望着雕刻着精美壁画的天花板,想着百夜孤儿院,想着可以带回去的东西,想着大家开心的脸,精神上的快乐就掩盖了躯体的痛苦感。慢慢地他又想起了小优,想起他愤怒的样子,苦涩与莫名的快慰又渐渐涌出,如同麻醉剂。

“你的血很美味哦。”银发的吸血鬼舔了舔流血的伤口处,血红色的眼里流淌着兴味与鲜血刺激后残余的餍足感。

“谢谢费里德大人。”米迦尔乖巧地站着,露出天使一样纯洁而感激的笑容。

“乖孩子。”费里德摸摸他的脑袋,“去隔壁吧,想拿什么自己动手。”

“是的,费里德大人。”米迦尔温顺地任他抚摸,冰冷的手指滑过脖颈,脸颊,最后在头上停留了一会儿,如同某种令人恶心的爬行动物。

『不见光明,不见星空,遍地混沌』

有时候米迦尔觉得桑古奈姆就像曾经故事书中描绘过的残破的古城,荒凉而凄厉。

只是里面游走的不是怪物,而是怪物蓄养下麻木的人群。

人总有惰性。

米迦尔抱着鲜血交换而来的礼物,小心地在阴影中一路小跑,不敢停歇。

有些事情他见过很多了。

最开始并不是没有人在哭。

只是尖叫挣扎的孩子,最后都安静下来。

再也没有人说话。

而那些身体虚弱,跌倒在路上的,有的被车辆碾过,有的被拖入阴影,有的被超出人类的力道蹂躏得破破烂烂,就像是玩坏后丢弃的娃娃。

令人心底发凉。

即使如此,大家还是渐渐地乖巧起来。

只有小优是不一样的。

他总是不会放弃。

他似乎并不懂什么叫认清现实,只是为了一个目标蛮横地冲,纵使望不见前路。

如同一只稚嫩而倔强的小兽。

他的眼睛里潜藏着火焰,即使只是对视,仿佛也能触碰到那灼热的温度。

他让人相信希望与梦想。

米迦尔非常喜欢。

非常喜欢。

因为这片地底不见光明,不见星空,遍地混沌。

但他是他的光。


_end_

评论(1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