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优】始于星火

  推荐BGM:The Garden of Everything


>>>1. 温度

『熟悉的城市』

故事的最开始,整个世界毁灭了。

熟悉的城市被黑暗笼罩,传说中血液冰凉的物种自地底攀爬而出,将存活的孩童拖进迷宫,再不见天日。

百夜米迦尔跑进房间时,意料之中发现了正在读书的少年。

“在干什么呢,小优?”

有着碧绿眸色的少年兴奋地举着书给他看:“米迦米迦你看,我发现吸血鬼也是有弱点的!比如如果把他们的臂章取下,他们就会在太阳下死掉!”

“上次不是说过了吗,你还没放弃啊?”

“当然,总有一天我要杀了所有吸血鬼!和我一起革命吧,米迦!难道你不觉得受不了吗?这种像牲畜一样被蓄养的生活!我快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

百夜优一郎把头往竹马身上撞,后者翻了个白眼,一手抵着他的脑袋,顺势揉了揉乱翘的黑发,叹了口气:“我只想大家都没事就好啦。”金发的少年湖蓝色的眼里如水般泛着浅浅的波纹,“不过,小优一定要做的话,应该知道不能只靠蛮力吧?”

“是啦……那你说怎么办啊!”百夜优一郎闷闷地丢开书本,拖着下巴瞪他。

“脑子,脑子,动脑子啊。”米迦尔笑嘻嘻地看他,“不过笨蛋就算了。”

“米迦!!!”

『鸟笼的角落』

百夜米迦尔并没有伟大的梦想。

也没有雄心壮志。

更不想改变。

他只是怀抱着仅拥有的东西,竭尽全力去适应这个世界。

他曾被父母抛弃,曾被怪物拖进地底,曾被利齿刺破脖颈。

但直至此刻,他依然能微笑。

微笑是他的武装。

“米迦你在想什么啊!!对吸血鬼那么客气!”

米迦尔气不过拍了他的头:“小优你才是!在想什么啊!想让孤儿院的大家都不好过吗?!”

“……”百夜优一郎语塞,有些窘迫地背过了身去,两个拳头握得紧紧的。

“就算要杀吸血鬼,也要先逃出去哦。”米迦尔看着他消沉的样子有些好笑,忍不住从后面扑过去搂住他,蹭蹭他的发,“这些烦人的事我来想就好了,小优好好锻炼就行啦!”

优一郎用力握住他的手,几不可闻地嘟哝了句什么,耳根泛红。

米迦尔似乎没听到,依然微笑地拥抱着他,一晃一晃地说:“等以后到地上了小优要好好照顾我们哦!”

“那是一定的!”优一郎大声地说。

“拜托小优啦,我们一定会到地上去的!”

“嗯!”

他们是禁锢于鸟笼里的鸟,在这一个角落,也只有幻想是自由的。

『冻僵的花蕾』

费里德·巴特利吸血时喜欢咬脖子。

金属一样坚硬而冰冷的牙齿刺破皮肤,疼痛感一阵一阵,几乎能感觉到血液流出的韵律。身体的温度慢慢降下来,如同被冻僵的死物。

米迦尔被吸血的时候头脑总是放空的。

他望着雕刻着精美壁画的天花板,想着百夜孤儿院,想着可以带回去的东西,想着大家开心的脸,精神上的快乐就掩盖了躯体的痛苦感。慢慢地他又想起了小优,想起他愤怒的样子,苦涩与莫名的快慰又渐渐涌出,如同麻醉剂。

“你的血很美味哦。”银发的吸血鬼舔了舔流血的伤口处,血红色的眼里流淌着兴味与鲜血刺激后残余的餍足感。

“谢谢费里德大人。”米迦尔乖巧地站着,露出天使一样纯洁而感激的笑容。

“乖孩子。”费里德摸摸他的脑袋,“去隔壁吧,想拿什么自己动手。”

“是的,费里德大人。”米迦尔温顺地任他抚摸,冰冷的手指滑过脖颈,脸颊,最后在头上停留了一会儿,如同某种令人恶心的爬行动物。

『不见光明,不见星空,遍地混沌』

有时候米迦尔觉得桑古奈姆就像曾经故事书中描绘过的残破的古城,荒凉而凄厉。

只是里面游走的不是怪物,而是怪物蓄养下麻木的人群。

人总有惰性。

米迦尔抱着鲜血交换而来的礼物,小心地在阴影中一路小跑,不敢停歇。

有些事情他见过很多了。

最开始并不是没有人在哭。

只是尖叫挣扎的孩子,最后都安静下来。

再也没有人说话。

而那些身体虚弱,跌倒在路上的,有的被车辆碾过,有的被拖入阴影,有的被超出人类的力道蹂躏得破破烂烂,就像是玩坏后丢弃的娃娃。

令人心底发凉。

即使如此,大家还是渐渐地乖巧起来。

只有小优是不一样的。

他总是不会放弃。

他似乎并不懂什么叫认清现实,只是为了一个目标蛮横地冲,纵使望不见前路。

如同一只稚嫩而倔强的小兽。

他的眼睛里潜藏着火焰,即使只是对视,仿佛也能触碰到那灼热的温度。

他让人相信希望与梦想。

米迦尔非常喜欢。

非常喜欢。

因为这片地底不见光明,不见星空,遍地混沌。

但他是他的光。


>>>2 新生

『让你察觉到我心底所求』

“因为我一直如此弱小……”

“因为我这浅显的计划……”

那天,他们失去了一切。

一个背负着家人的牺牲爬上地面,却发现所有的毁灭不过是骗局一场。

一个瘫倒在鲜血中,醒悟他们所为之奋斗的不过是上位者践踏的泥土。

两个无辜的实验体,却被冠以背负诅咒的天使之名。

一个回归了施与诅咒的人群。

一个被拖入杀人凶手的墓地。

啊啊啊啊啊啊!!!!!!

“全都是……吸血鬼们说的谎话……”

“不需要……你的血……”

“我们这样……到底是……为了什么……”

“于是我……不再是人类了……”

为了预言而给予的迎接。

为了目标而强迫的亲吻。

一个怀着复仇的愤怒踏入晨曦。

一个充斥茫然的绝望跌进黑暗。

而那些崩溃的、凄厉的、痛苦的、可怜的惨叫啊,最后只是随风消失,再也没有影踪。

『幻象被照亮』

“米迦。”

“米迦。”

“米迦。”

梦里的少年有着夜色染墨的发与深水透碧的眸。

“米迦,你在哪里?”

“米迦,你想我吗?”

“米迦,我好难过啊……”

“米迦,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他的笑容如同久违的阳光,对地底的生物散发出不可言喻的诱惑力。

米迦尔却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一步一步后退。

他不想破坏幻象,因为那是小优。

即使是幻象也在发光。

远离我,远离我吧。远远地离开我。

他无声地说着,没有生命迹象的躯体竟淌下了泪,一滴一滴,脆弱又可怜。

果然是梦吧。

是梦啊。

他的笑容僵硬死板,却又透出温柔。

去杀掉一切吸血鬼吧,小优。

像你所期望的那样。

这具肮脏的躯壳。

如果有一天,能由你毁去,那便是美梦了。

 

>>>3 憎恶

『从何时起,痛苦让我们更像是人类』

“如果再放任不管,势必会和8年前一样,引发巨大的灾难……”

“又有三个区沦陷了,吸血鬼的行动越发猖狂……”

“贪婪成性的人类,他们竟然想再次启动‘终结的炽天使’计划……”

“残酷暴虐的吸血鬼,他们用谎言蒙蔽了我们的家人,将人类当牲畜畜养……”

“为了维护世界的安定。”

“为了人类的未来。”

“我们决定歼灭‘日本帝鬼军’!”

“我们要杀掉所有吸血鬼!”

“这是战争!”

“这是战争!”

……

米迦尔沉默地坐在后排倾听,这些年下来,即使是毁掉他作为人的一生的过去,也再难以让他动容。

他厌恶吸血鬼。

也开始厌恶人类。

他明白自己已经是一个异类,却没有归属的地方。

他不再笑了,因为没什么让他开心的事。

但他有一个目标,就是救出小优。

他那无辜的、天真的、唯一存活的家人啊,现在仍被蒙在鼓里。

一定还在为了利用他的人类傻傻地冲吧。

真傻。

不过没有关系,这些事他来想就可以。

小优只要,只要和从前一样。

和他并肩足以。

 

『所以别一个人承担过错』

“抱歉费里德大人,他太害羞,下次吧。”

“小优你不用去,你不是在拼命锻炼身体想要变强,然后杀掉吸血鬼吗?”

“逗你啦,你以为我在哭吗?”

“也不是说完全没事……不过我又不是光会被吸血的傻瓜,凭我米迦尔大人的本事……看我带了什么回来!”

“把枪给我,小优……”

“我会拖着他,小优自己跑出去……”

“别忘了,我们是一家人!”

“快逃,小优……逃啊!!!!”

——他逃了。

百夜优一郎从梦中惊醒,胸口的疼痛感一阵一阵,让他忍不住蜷缩起身体。

幻象无法将他隐瞒,只因为没有一个幻象,可以成为米迦。

一直,一直微笑的米迦,什么都一个人承担的米迦,为了他们付出了一切的米迦……

那是第一个向他伸手的人,毫不留情揍了他的人,会给予打击却无条件支持他的人,直到最后才听到他呼唤的家人。

是被他辜负的、最完美的人。

 “小优,别说了……”他的眼前恍惚浮现了米迦的样子,很少见地没有笑容,表情有一点冷淡,眼中却仿佛要流出泪来。他伸出一个手指抵在唇上,“不要说了。因为你说的话,我全部都相信了啊。”

黑夜太冷,太冷。

百夜优一郎缩在被子里,冷到忍不住流下了泪。

 

>>>4 恐惧

『人无完人』

“给我吧……你的血,你的身体,你的心,你的全部……”

少女形象的鬼转过头时面色绯红,却露出了贪婪而近乎妖冶的笑,她的唇以鲜血为朱,尖利的牙齿闪着银光。

“阿朱罗丸,你怎么啦?”百夜优一郎问,他的语气没有诧异,只是纯粹的疑惑。

“你的鲜血,很美味哦……”鬼的眼光越发热烈,身体里仿若蒸腾的快感令她克制不住地喘息,“再……再给我一点吧……”

“你怎么了,说的话和吸血鬼一样。”

“这是当然了,因为……鬼就是吸血鬼的最终形态呀!”她腾空冲来,却碰地被浮现的铁链束缚了四肢,狠狠摔在地上。

“是这样吗?”优一郎问。他并不害怕,甚至走近了一些,蹲下身去。阿朱罗丸血红的双眸与尖利的牙齿的的确确是吸血鬼的样子,只是自从知道米迦还活着开始,他的恨意似乎有所变化。眼前的吸血鬼,或者说被禁锢的鬼,总让他想到米迦。

米迦也会变成鬼吗?他总是克制不住这样去想。

“你会痛苦吗,阿朱罗丸?”

“也不会啦……问这个干嘛?”

“也不是,只是会痛苦总是不好的嘛。”优一郎微笑。

……

“还是不愿意吗?”克鲁鲁空闲的手托着腮,笑容很奇怪。

百夜米迦尔放开她的手,深吸了一口气,平复无法抑制的愉悦和一丝难以忽略的饥饿感。“不了。”他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

克鲁鲁抬手舔了舔渗血的伤口,唇色鲜艳:“我的血已经满足不了你了吧,米迦尔。”她懒洋洋地靠着长椅,“继续固执,你还能坚持多久呢?”

米迦尔的脚步停了停,转过半个冷淡的侧脸:“至少这点,我还是有选择权的,是吗?”

“如果你需要。”吸血鬼女王笑意晏晏,她面对米迦尔时似乎总是格外宽容而慈悲。

然而少年模样的吸血鬼只是扯了扯嘴角,一言不发。

米迦尔知道她想利用他,不过这没什么,常情罢了。

 

『还有,不要夺走一切』

他们总是隔着梦境相遇。

真实的,虚假的。

记忆的,现实的。

百夜优一郎做梦的次数不少,遇到鬼的时候就更多。有时候他甚至觉得有趣,因为似乎大家都认为米迦是他的噩梦,是他崩溃的源泉。

然而并不是呢。虽然他最痛苦的记忆里一直有米迦绝望而欣慰的神情,然而愈是如此,那些埋怨的影像就愈发假得可怜。

因为米迦是他的光啊。

如果是他,一定希望他放下过去,好好地生活吧。

每当想起他,即使有痛苦,温暖的感觉却依然包围着心口,让他永远不会因噩梦沉沦,因为他还有事要做,因为他们有关于守护的约定,因为他还需要他。

而他将前进,无可阻挡,直至将他救回。

 

百夜米迦尔不再做梦了,他的梦总是冷的。

身体的焦躁感让他整夜整夜难以入眠,即使闭上双眼,喉间也是干渴的。

这令他厌恶的本能。

他不吸食人血的坚持在贵族间并不是秘密,而在因饥渴而堕落成鬼的前例之下,大多数吸血鬼都在等待他的自取灭亡。

因为他出身于卑贱的人类,偶得始祖垂青,却始终不懂得珍惜。

这并没什么,常情罢了。

人类的眼中,吸血鬼不也是贪婪而卑劣的么?

还是人类的时候他就明白很多事。只是那时的他,需要利用这些去为家人们换取更好的生活。而现在,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他的时间并不多了。

金发的吸血贵躺在床上,举起右手,紧紧地握住。月光渗入指缝,依然是惨白如砖石的色彩,一丝血色也无。

他想到了小优毫无阴霾的眼泪,他并不在意他已是吸血鬼,只欣喜于他的存在,即使米迦尔自己也明白,现在的他,和以前差距何止毫厘。

然而小优的眼中他似乎还是原来的米迦,还是他宝贵的家人。

在他的眼中,他是活着的。

而这已足够。

 

>>>5 牺牲

『渴望忏悔,演奏污秽的人们』

“呐,红莲。成人之后我们也能一直在一起吗?”草坪之上,青空之下,他们曾有约定。

然而春天就这样破灭了。              

那时,被鬼咒所诅咒的真昼凝视着他:“我只再问一次,红莲。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而他的回答是:“不要”。

 

一濑红莲对百夜优一郎,是有特别关注的。

一部分,是由于少年曾经、或者现在仍存在的实验品身份,他是那个毁灭的恐怖组织所残余的一个牺牲品。

另一部分,则源于他们某种意义上的相似之处。

心里怀抱着某种近乎于天真的期待,为了目标不吝于自我牺牲。

但他又是不同的,这个孩子太温柔了,无法只为了复仇而活下去。

是个笨蛋啊。

就算告诉他不对,也会当做耳旁风吧。

过于幼稚了。

纵是如此,却仍产生了悲悯,为了少年阴霾遍布而坎坷可期的未来,和他一无所知而纯粹美丽的现在。

百夜优一郎。百夜米迦尔。

真熟悉啊,如同过去重现。

纵是彼此向往又能如何呢?他们啊,都太小看人类了。

所谓约定,也只能停留在最美好的记忆里。

你看,他的真昼,不也成了鬼么?

不过,他们到底还是一直在一起了。

相互厮杀。勾心斗角。爱与恨都伴随着人类的情感。

以欲望为源始,这恶果循环往复,无穷无尽。

然后欲望不断膨胀,世界就走向了灭亡。

而人类就在这灭亡的漩涡里丑陋地、不断地挣扎着。

直到最后。

『扰乱着树荫下的墓碑』

“和我走,小优!”

“不行!”

百夜优一郎站在原地,反而拦住了米迦尔,“留下来,米迦!离开吸血鬼吧!”

“你在想什么!”米迦尔抓住他的手,克制不住的力道抓得人生疼,“那是人类啊!你被骗了你知道吗!”

“不是的,米迦!”优一郎焦急地解释,“我的同伴,他们都是很好的——”

“他们不是你的同伴!”米迦尔忍不住激动起来,“只有我!小优,只有我才是你的同伴!你怎么就不明白!”

“是你不明白!”面对米迦时他的泪腺总是很脆弱,优一郎大声说着,却克制不住地想要哭,“你是为什么变成这样,米迦,你忘记了吗!”

“这是我的选择!”明明是没有感情的身体,米迦尔却觉得痛苦,“小优,不要执迷不悟,他们在利用你啊!”

“我愿意!”优一郎说,“为了给你们报仇,我愿意付出一切!”

“我不允许!”米迦尔的剑在掌中蠢蠢欲动,“我还在这!我不同意!跟我走!”

“不行!”优一郎握着刀鞘,将它挡在身前,“我还要去救红莲!还有我的同伴!我不能看着他们被吸血鬼杀掉!”

“来不及了,小优。”米迦尔的神色冷下来,“很多东西你不知道,但你不能留在这。”

“那就告诉我!”优一郎擦掉眼泪,固执地挡在他面前,“不要什么都自己承担,米迦!把一切都告诉我!”

“先和我走!”米迦尔的牙齿于隐怒中刺破了下唇,鲜血刺激得神经紧绷,指尖发颤,“剑啊……扫尽阻碍吧……!”

“我不会让你走的,米迦!”百夜优一郎稳稳拔出了刀,挡在他身前。

“那就看我们……谁更强吧!”


>>>6 未来

『穿越这座城市,巡逻边境』

    

『不够虔诚的星星无法达成心愿』

    

『我会找到你,亲爱的』

 

『千万言语,仅始于核心的点点心火』

“一定要把你救出来,米迦。”

“一定要吧你就出来,小优。”


_end_

评论(1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