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新大陆】Difference

小小的孩子紧紧搂着白熊,惶恐地抬起头,眼睛的色彩熟悉得让人刺痛。

亚瑟眯起了眼,审视一样地观察。

紫色而氤氲的眼眸。

蜷曲而柔软的金发。

安静而温柔的气息。

这就是那个男人养过的。

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瞬的不屑。

太弱了。

一点也比不上自己。

他的衣着干净整洁,袖口处攀附着精致的花纹,他几乎能闻到那芬芳的,法国式矫情的气味。

令人作呕。

他皱了皱眉,下意识地整了整身前的领结,尽管规整地一点也没有凌乱。

他笔直地站着,身体细微地前倾,重心落在稍前的右脚,优雅而矜持地搭着深棕色的手杖。一丝不苟地恪守礼仪。

不一样的。

曾经有个丛林里狼狈奔逃的落难孩童,靠着手制的弓箭对抗一切。

他的衣服只为了挡风避雨,简陋而毫无美感。

他为了孤独和兄长的欺辱而悲伤哭泣。

他不愿承认弱小。

他不愿承认孤独。

他不愿承认疼痛。

他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只有他看得到,但绝不会背叛他。

他很努力,很努力,很努力地想要成长。

他曾经有过动摇。

那个男人出现在他身前,眼眸带笑,身姿轻盈,温柔美好。

如同梦境一样。

他带来了小巧可口的糕点,样式别致的衣物,它们精致得与这里格格不入。

他与他一道穿越广阔的田野,躺在疯长的柔软青草里午睡。他教授他剑术与搏击的技巧,讲述这片土地之外广阔无垠的世界。

他调侃地叫他小仆人,喜欢逗他生气,吵架之后却哄着他。

他温柔地走近,走近,走近。

然后他占领了他的土地。

梦碎了。

那不是天使,而是他此生最大的敌人。

那个孩子死了。

活下来的是他,亚瑟·柯克兰。

要将那个男人死死踏进土里。

世界最强的日不落帝国。

他低下头看着马修,这个似乎在发抖的孩子执着地看着他,害怕但坚持着。

他的眼眸清澈懵懂,纯净的不可思议。

他一点也不明白。

不明白他早已失去了成为国家的机会。

只是沉溺于那片温柔里。

……

他也不会给他那个机会。

因为他已经被他抢过来了。

不。

——这就是他的。

这是他的孩子。

他的眼睛是蓝紫色的,比那男人的淡。

他的发是短的。

他的神情是如此怯弱而柔软。

他是依赖着他的。

他会对他微笑。

投以期待而忧惧的眼色。

他和那个男人不一样。

一点也不像。

而他会让他更加不同。

摆脱那份娘们一样的软弱。

他需要成长,

他需要明白自己的身份。

他是属于日不落帝国的。

他会给他庇护,而他必须臣服。

他必须远远和那个男人区别开来。

他是英属加拿大。


“加拿大。”亚瑟放轻、放柔了声音,他尽量自然地弯下身牵起那孩子的手,冰凉的触感迥异于他活泼的半身。“我带你去见你的兄弟。”

“……是的,英国先生。”马修轻声回答,顺从地跟随了那个志得意满的帝国。

作为一个曾经的法属殖民地,他的英语标准的令人惊异。但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


亚瑟直起了身,莫名在心里嘲讽似的哼了一声。他是独一无二的,唯有他不会沉溺。

他会把那个男人踢下宝座,剥去外壳,碾进土里。

正如此刻。

无论南北。

这片大陆是他的了。


热度 21
时间 2013.11.17
评论
热度(21)
  1. 软软萌萌的小熊最可♂爱了啊千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