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米加】Is this love?

马修从昏睡中醒过来后,发现时间已经到了下午。

他在床上抱着柔软的被子滚了一圈,抓了抓头发,仔细听了一会儿。

一片死寂。

阿尔弗雷德不在。

……好像有什么忘记了……?

——糟糕!世界会议快要开始了!

一个念头闪电般划过,震得他迅速跳下了床,然后脚一软半靠在了床沿。

“Maple……”他呻吟了一声,也说不清自己什么心情。

等他慢慢穿上西服,打好领带,整理好文件后,想法已经改变了。

——反正也没人看得到我。

——翘掉算了……

他这样想着,不过还是带上了公文包。

——毕竟,他也没有别的事可做。

出门前他向镜子扫了一眼,几乎是错觉般看到了另一个影子。太过熟悉,只要闭上双眼,阿尔弗雷德那种大大咧咧、阳光灿烂、随时啃着蓝路路,呆毛上扬的形象就会浮现在眼前。

马修干脆放弃了一切交通工具,如同散步一样慢慢向目标地走去。

——那张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他们一起长大,彼此都是对方的后盾。他们共享着世界上最长的不设防边界线,相互信赖。这种情谊在利益至上的国家间是相当难得的。

当然,太过熟悉也会带来些别的后果,比如必须陪伴对方随时兴起的心血来潮的异想天开,或者接受他的抱怨,抑或是在玩球时被那个死蠢一点都不科学的力度给弄得凄惨无比。

马修并不介意这些。他们是兄弟,而兄弟间相互包容是很正常的,也是必需的,就像吵架时阿尔弗雷德从不会动用武力,而是在哑口无言后任他发泄似的念叨上半天,而当他被为难时,阿尔也会毫不迟疑地帮忙。

这是平等的关系。

只是,最近这段时间,阿尔弗雷德对他的态度变得小心翼翼,甚至有些回避。

就像今天,原本会叫醒他拉着他一起去开会的阿尔只是沉默地独自出门了。

他当然知道阿尔弗雷德的行为为什么会改变。

——仅仅是几天前的事。

 

“Mattie——Hero来看你了!这次要留一个星期!”

那天晚上,阿尔弗雷德带着轻便的行李和刚到手的最新恐怖片来他家了。

在帮阿尔弗雷德正好行礼后,马修就被迫不及待的兄弟拖到了放映室。

像以前任何一次那样,在关上灯,做好准备后,马修被阿尔弗雷德紧紧抱着,动弹不得地坐在沙发上,略无奈地等着恐怖片放映。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的恐怖片,即使是马修都看得毛骨悚然。

等恐怖片结束,屏幕变黑的一刻,他们几乎是同时尖叫起来,又被彼此吓到,差点打起来。混乱结束后,为了安抚心情他们又看了几部喜剧电影,然后把弗朗西斯送来的红酒喝了个精光。即使他们的酒量都不差,但最后也都有点晕乎乎的。

马修站起来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然后被阿尔扛起来送回了房间。

“阿尔,能一起睡吗……”

缩在被子里的马修感觉还是有点后怕,他拉住了阿尔弗雷德的衣角,有点怯怯地问。

只是平时早就先硬赖着要一起睡的阿尔弗雷德这次却没有回答,他在床头坐了下来,用有点僵硬的声音回答:“Mattie……今天不行。我坐在这等你睡着吧。”

“阿尔,你怎么了吗?床很大啦……”马修有点困惑,向里面挪了挪,空出了一大块位置,“躺下来吧……我不信你不怕……”

“Mattie,Hero今天酒喝太多了,不可以。”阿尔弗雷德没有动弹,又说了一句。

马修一点也没听懂。

但他有点生气了。以前哪次阿尔弗雷德害怕了想一起睡时他没有答应?即使被阿尔的大力道的拥抱肋到睡不着他也没有抱怨!这次轮到他有点怕就不行了吗?要不要这么自私!

酒精的作用下他的大脑都变得迟钝,困意渐渐上涌,他干脆闭着眼睛装作酒喝多了什么也没听到,只是将被子挪出了一半。

有点迷糊间,他听到了外套被扔在床头的声音,然后感觉到床往下一沉,被子也被掀开了,另一具身体的热度模模糊糊地传了过来。

看来是放弃了。马修刚打算原谅兄弟的一时自私,就听到阿尔弗雷德的声音——

“睡的时候别靠过来。”

搞什么?!要不要这么嫌弃?!

马修一时火起,转过身凑了过去,戳着阿尔弗雷德的胸口,一字一句地宣布:“我不要!我还要靠更——”近一点又怎样。

只是没机会说完了。

——他被一把拉过去狠狠地吻住,然后天昏地暗。

    

第二天有一点僵持。

马修依然做好了早餐。

然后阿尔在打游戏。马修在旁边看书。

互相都不知道说什么。

晚上的时候阿尔敲了敲马修的门,然后推开了。

“Mattie……”

“呃,嗯?”

“我,我……”阿尔弗雷德有点不知道怎么说。

“……”马修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他的脸一点一点,变得通红。

又沉默了一会儿,阿尔弗雷德深深呼吸了几下。

一点淡淡的酒味飘了过来。

——不会吧,他又喝酒了?

马修有点惊讶地想,为什么?

——壮胆?

马修脑袋里的小人狠狠给了自己一下,将自觉荒谬的念头打了出去。

“阿尔……?”

“我……”阿尔弗雷德天空蓝的眸子直愣愣地看着他,有点呆呆的。

——他喝了多少?

马修有点担心,他从被窝里坐起来,倾身去探阿尔弗雷德的额头,然后被捉住了手。

“阿,阿尔……?”马修有一点吓到,然后瞬间觉得脸发烫。

“Mattie……”这次的念叨几乎如同叹息。

这叹息羽毛一样拂过他的心尖,痒痒的。

马修试着缩了缩手,没有成功。他也变得呆呆的了。

两个人呆呆地互相望了一会儿。

结果阿尔弗雷德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阿,阿尔……!”马修的脸完全通红,说不出是窘迫还是生气的成分多一点。

“Mattie……”阿尔的另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脸,笑的声音也低下去,如同自言自语,“你真可爱……”

“阿尔?”马修轻声地问。

一片沉静。

然后他被温柔地吻住,慢慢放倒在了床上。

 

他们的相处进入了一种很奇怪的模式。

白天的时候他们像以前一样,是最好的兄弟,依然会相互打趣,继续着一起去玩玩扔球,打打游戏,看看恐怖片什么的日常。

不过夜晚的时候阿尔总会默默地到他的房间里。

马修一直没有锁门。

……

不过,以前有时候会有的索要早安吻已经不会发生了,开玩笑似的“最喜欢你了,兄弟”之类的话语也没有再说出口。

似乎只要稍微超出界限,就会把持不住地坠落下去。

这样连白天的兄弟模式也会被破坏掉……

或许是出于类似的顾虑,他们在白天里开始有一种微妙的疏远。

然后在晚上加倍地弥补回来。

……恶性循环。

马修有时候也会对此感到困惑……

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变化呢?如果仅仅是一次意外……那么之后又算什么呢?当然,这确实是快乐的,否则也不会有之后的那么多次意外。还是仅仅是欲望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是他们呢?

出于某种心照不宣的原因,马修现在早上总是会很疲惫。

他偶尔也会瞄到阿尔弗雷德脸上闪过的愧疚和犹豫。

是白天作为兄弟的阿尔弗雷德对这种关系感到羞耻吗?马修有些闷闷不乐地胡思乱想。

 

他到达大厦底下的时候看了下手表,大概会议已经结束了吧。

不过马修依然毫无目的地顺着楼梯往上走去。

“Hero才不需要!”

在将到达会议室走廊的那个拐角,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脚步。虽然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但马修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地探出了头。

阿尔弗雷德依然那么突出,在人群中心。他鼓着脸似乎有点不满,偏过了头,一边的亚瑟手上拿着八成是抢过来的蓝路路,指责似的说了几句。

伊万带着孩稚模样的笑容,啪地将手搭在了阿尔弗雷德的肩上,他们用眼神厮杀了一会儿,然后伊万笑眯眯地说了几句,阿尔弗雷德看起来有点惊讶。

之后本田菊和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一起过来,菊递过一个礼盒一样的东西,严谨地鞠了一躬,说了些什么。阿尔弗雷德似乎很开心,扑过去抱了抱本田表示感谢。

之后……

马修回过头靠在这一侧的墙上,忽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感觉。

——好像在看电影一样。

墙的那一端放映着电影,但是和这一头的他没有任何关系。

和马修·威廉姆斯没有任何关系。

是啊,就算是平时,他也一向是被透明的那个吧。就算现在走出去打招呼,除了个别的几位,八成也会被无视。

阿尔弗雷德是世界的中心,被簇拥着,围绕这不是很正常吗?他的朋友确实很多的。这和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以前的自己大概会替他高兴吧。

不过现在的自己依然会啊……他的兄弟这样优秀、耀眼,并享受着这一切。

倒是现在,他们相对时阿尔弗雷德也很少这样自然地笑了吧……纯粹的,开心的笑……

没什么,反正阿尔也只来一个星期,很快就走了……

到时候这种不正常的关系就结束了吧……

明明是室内,却有冰凉的水珠落在手上。

这是什么呢?

马修忽然发现是自己在哭,吓了一跳。

搞什么啊?我怎么哭了?

他慌张地用手去抹泪水,打算等墙另一边的国家都走了再出去。

马修掐了一下自己,深深地吸气,呼气,告诉自己,微笑,和以前没什么不同,回家后一定也能像往常一样微笑的。

他不断地自我说服着,却发现微笑变成那么苦涩的事。

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他自己变了。

自作自受。

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兄弟,他从不怀疑这一点。

只是,他忽然发现,在他的世界里阿尔弗雷德嚣张地占据了那么一大块位置,但是阿尔弗雷德却拥有那样广阔的世界。

阿尔并不像马修需要他那样需要马修。

……

如果只是站在亲情的角度,就可以像往常一样开心地为他祝福,感到骄傲了吧。

但是恋情却不一样,它会产生嫉妒、不满、焦躁等等黑暗的情绪。理智上压抑着,感情上却克制不了,从而难过得想哭起来。

所以他才会害怕知道关系变质的原因。

所以他才会害怕知道阿尔弗雷德的心情。

所以他才会对所看到的场景产生逃避感。

马修靠在墙上,闭上了眼睛抑制泪水,对这样的自己万分唾弃。

……

“哦,这不是小马修吗?”

“……?!”马修慌张地起身眨了眨眼睛,感觉没有了眼泪,默默松了口气,他有些紧张地打招呼,“你,你好,法/国先生!”

“唔……”弗朗西斯从上到下扫了一遍,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放松地笑了起来,“你是走路来的吧?鞋子上还有泥哦~”

“对,对不起!”马修刷的红了脸,连忙想鞠躬,被弗朗西斯拦住了。

法/兰/西竖起了一根手指:“翘会了~?被哥哥发现啦!”

“我……我……”马修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

“哈哈哈……”弗朗西斯笑起来,揉了揉马修的金发,“哥哥就不欺负你了……现在要回去吗?要不要哥哥载你——”一程?

——“不用了!”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阿尔?”

“美/国?”

马修惊叫了一声,被阿尔没怎么克制的力度拽了过去,他偷偷瞄了一眼,发现阿尔弗雷德脸上的笑一点都没有了,僵着脸,带着没怎么掩饰的怒气。

“我现在住在加/拿/大家里,所以我们同路!”阿尔弗雷德宣告一样地说,“就这样,我们走了!”然后拽着马修想走掉。

“法,法/国先生……”马修挣扎着想说声再见,然后被迅速地捂住了嘴巴,紧接着扔到了肩上,“唔唔唔唔唔——!!!!”

他被阿尔弗雷德扛着,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到达了停车场,然后塞到了副驾驶座。

“啪嗒——”阿尔弗雷德冷着脸坐进了驾驶室,关上门,然后转动钥匙发动了引擎。

车几乎是飞一样地开了出去。

马修吓了一跳,迅速给自己系好安全带,

阿尔弗雷德手搭在方向盘上面无表情地开着车,马修觉得自己的心跳就和不断上升的表盘一样,都快到了临界点了。

“阿尔……是不是太快了?”

“是吗?”阿尔弗雷德应了一声,却没有任何动作。

“你,发生什么事了吗?”马修怯怯地问。不是刚才还很开心吗?

“……”阿尔弗雷德没有回答。

“……是因为我吗?”马修说,微微低下了头去,满心失落。

……看到我让你这么不开心吗?

“刷——”沉默而压抑地开了一段路,阿尔弗雷德忽然猛地一拐弯,将车停到了一个停车场,然后熄火。

这是哪里?马修默默看了一下发现不认得。只好将疑问的目光投向阿尔弗雷德。

“很抱歉打扰你们了。”阿尔弗雷德冷着脸蹦出了一句。

打扰?谁?

马修只能茫然地看着他。

“这个点才来,根本不是为了开会吧?你们早就约好了吧?什么时候的事呢?对啊,这关我什么事呢?”

一连串的反问句震得马修头脑里一片问号。

但他的沉默似乎被当作了默认。

阿尔弗雷德好像一下子就泄了气,向后靠在驾驶座上。

“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以后就不做了。”

“?????”这话题跳得太快了吧,马修迅速红了脸,有点尴尬,“什,什么?”

“你明知道的!!!”阿尔弗雷德有点生气地转过来瞪着他,然后猛然发现了什么,伸手捉住了马修的下巴,“你哭过了?”

“……我,我没有……”马修快速地否定,“只是刚才有点困揉了下眼睛……”

“说实话。”阿尔弗雷德凑近了一点,眯起了眼睛,有点咬牙切齿,“是不是法/国那个混蛋欺负你了?Hero明天就去揍他!”

“不,不关法/国先生的事!!”马修紧张地说。

“你还在帮他说话!”阿尔弗雷德不爽极了,但似乎拼命压抑着怒气,他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说,“我可以不再碰你,但你必须给我离他远一点,听到了吗?!”

“你,你说什么……”我怎么有点听不懂……

阿尔弗雷德看起来快要爆发了,他放开了马修,用力靠回驾驶座,瞪着前面的玻璃窗,不知道在对谁说话:“我已经忍很久了好吗?要不是你一直觉得我们是兄弟,我至于这么小心翼翼吗?我早就全世界宣布你只是我的了!!!有那个法/国/佬什么事啊!!如果你不喜欢和我说就好,难道我会强迫你吗?F·u·c·k!”

——再听不懂他就可以去死了。

马修说不出自己是惊喜多一些还是害羞多一些,最后他只是红着脸拉了拉阿尔的衣角。

“干嘛!”阿尔弗雷德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语气。

“……我不喜欢法/国先生……”马修轻轻地说,然后深吸了口气,给自己鼓劲,“……我喜欢你……”

——一片死寂。

阿尔弗雷德整个人都呆住了。

那些方才快具现化的膨胀的怒气瞬间被戳了个口,一秒就消失无踪。

“你,你认真的吗?”这回轮到他结巴了,“不,不是兄弟的那种哦……”

“我,我知道啊……”马修脸红红地回道。

“……”

“……”

“那你其实不反对晚上的事了?”

“……啊,呃,嗯……”///

“……那你也不会反感这个吧?”阿尔弗雷德问了一句,缩短了他们的距离,重新握住了马修的下巴。马修害羞地紧紧闭着眼睛,睫毛一颤一颤的。

——这是默认的信号。

这次,阿尔弗雷德笑了。

他一手揽过马修的腰,一手伸到座椅边将座椅平放了下去,然后低头望了望他的宝贝爱人,满心欢喜地扑了下去。

 


热度 53
时间 2013.11.23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