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米加】Pace(不含番外)

Pace

为了我,放慢步调,亲爱的。

或者让我心甘情愿跟随。

副调

 “哈……”

马修轻轻地呵了一口气,水汽升起,模糊了视线。

——啊,真奇怪,为什么觉得自己醉了呢?

他觉得大脑沉甸甸的,但很奇怪的是,理智似乎从未如此清醒。啊,连同感情也是。

“咚·咚·咚·咚……”舞池里聒噪的尖叫,有力的节拍混着激烈的旋律让每一丝神经都开始抽搐,炫亮的灯光四处摇晃着,眼前的光影让人生出晨昏颠倒的错觉。

金发的少年慢慢地趴在柜台边,那双玻璃的镜片呈现一片朦胧的幽紫色,一丝迷离而了然的笑在唇边漾开。

“还是老样子吗,先生?”

“唔,是的。”

片刻后,细长的酒杯被推到了面前,杯中幽幽的色彩接近冰茶。

“Long Island Iced Tea。请慢用。”调酒师眯起了眼,唇角微扬,看着那少年动作缓慢地推开见底的玻璃杯,换上了新的,刻意放低的音量,带着诱哄的味道。

马修咬了口插着的柠檬片,喝了一大口酒,熟悉的温润感瞬间化在口中,甜蜜,微酸,以及一点辛辣的刺激。他再次呵了口气,唇上染着水光。

他并不知道,这款拥有红茶一样的美丽色泽与甜蜜口感的饮品,有一个暧昧意味的名字——“失身酒”。他也不知道,一个纯洁而安静的金发男孩在这里是多么充满诱惑力,特别是他似乎醉了的时候。

——不过,现在这不重要。

马修一手撑着头,侧过脸去。

即使是人群攒动的舞池,他也能一眼望见他。

阿尔弗雷德·f·琼斯。

少年随着节拍舞动着,随兴地叫喊,潇洒流畅的舞步和英俊的外貌让他成为一个天生聚光体。无数追随者的目光随他而动,丝毫无法挪开。和任何其他时候一样。

——真有趣。

马修看着那里,一个卷发的拉丁姑娘热情地拉下他的颈给予舞池里的king一个火花四射的吻,热烈的哄闹声顿起。马修慢慢地笑了。

——现在,谁会知道我们是国/家呢?

前奏

“什么,去酒吧脱——?”

“嘘——!!!”阿尔弗雷德飞快地捂住了马修的嘴,四下望了望,松了口气,“干嘛!让那个粗眉毛听到我会被他讽刺死的!!!”

马修憋红了脸,拼命打手势表示明白了,才终于得以呼吸。他大口喘了会儿气,然后小小声地接着说,“脱处……不是我理解错了吧?”

“没错!”阿尔弗雷德比了个Yes的手势,像平时一样自信地笑着,“Hero已经物色好地方啦!非常Nice!我可不想等以后被法/国,英/国那两个家伙嘲笑!”

“可是我们是国/家……”

“有什么关系!不就是一晚上的事,难道人类会认得出我们吗?难道你觉得其他国/家比较好?”

“……”马修死命摇头,有些想象不能。他迟疑了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里闷闷的,不过还是鼓劲道,“加油,兄弟,祝你成功!”

“什么嘛?!Mattie!Hero才不会丢下你!你当然也要一起!”

“Eh?!!!”

间奏

“Hey!”阿尔弗雷德在柜台边坐下,一手扇着风。他今天特意没有戴“德克萨斯”,露出了那双明亮的蓝眼睛。虽然视线有点迷蒙,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兴致。

“Hey……”马修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你怎么不去跳!”阿尔弗雷德哈哈笑着,拍了拍马修的肩,露出一个带有深意的笑,“别忘了我们晚上的目标!!”

“唔……你有成果了?”

“当然!”阿尔弗雷德得意地笑着,向某个方向比了一下,“那女孩非常火辣!”他捅了捅马修,鼓励道,“虽然平时你很羞涩,但这时候可不能再这样了!要不然让Hero帮你一把?”

“不用了。”马修说,表情一点点淡下来。

舞池里激烈的节奏慢慢缓和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轻柔的鼓点,蓝调的旋律幽幽的飘扬,低柔的音调如同一种迷离的呢喃,充满了挑逗意味。

“这首歌太慢了,一点也不带劲!等下一首High的跟Hero一起去跳吧!”阿尔弗雷德无趣地撇了撇嘴,觉得有点渴,于是夺过马修手上捧着的酒杯,举起来一饮而尽——“哇!还有可乐味!Hero喜欢!”他惊喜地感叹了一声,“这是什么……”酒?

——“我去。”

“啊?”阿尔弗雷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有些愣愣的看着对面的兄弟脸上似乎带着一种他有点陌生的表情。

马修叹了口气,将眼镜摘下为阿尔弗雷德戴上。他站起身,懒散地舒展了一下四肢,然后俯身在阿尔弗雷德耳边轻声道:“帮我保管一下。”

“保管……”阿尔弗雷德重复了一遍。他没有发现他的耳根红了。在瞬间清晰的视野里,他只看到马修双手比了两个圆形框在眼前。“这个”,马修说,随后带着点调皮的意味轻轻一笑,转身走向了舞池。

主调

节奏依然缓慢而摇摆,主歌的女声悠悠的响起,喑哑,暧昧——

马修轻轻晃动着身体,僵硬感一点点褪去。他依然觉得脑袋有点沉,但却自然地放松了。

——国家的记忆总是很好的……

——何况……他还拥有一半的法/兰/西血统。

他一点点回忆着,手指以一种若即若离的姿态抚过身体,唇边的笑容变得意味深长,展现出来的紫色眼睛那样纯洁清透,那样……诱人。

阿尔弗雷德吞了口带着可乐味的鸡尾酒,觉得有点怪怪的。舞池里依然人满为患,灯光被调成了暧昧的暗紫色。许多具身体相互贴着,彼此磨蹭着,搂抱着,摇摆着。

方才激烈舞动的热气似乎又一点点冒了出来,他的视线无法从马修身上移开,他看起来和平时温柔安静的加/拿/大一点也不一样,自如,优雅,甚至……充满了挑逗感。

“Ten……Kiss on mylips……”

他的食指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擦过微启的双唇,舌尖伸出,轻轻舔了舔,唇角微扬,眼神迷离。不知是不是灯光的原因,唇瓣水润润的,看起来很柔软。

“Nine……Run yourfingers through my hair……”

马修的金发微卷,紫色的灯光水一样流过发尾。他的右手拨过刘海,顺着另一边的脸颊画了个圆,停在微尖的下巴,然后顺着脖颈下滑。

“Eight……Touch me……”

半开了衣领的衬衫隐约可见锁骨,他的手划过胸膛,然后是对于男士来说略细的腰,然后是修长的腿,然后是臀部……然后是后腰……

阿尔弗雷德的眼神黏在他的手上,觉得喉咙有点干,干脆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鸡尾酒。他从来不知道,马修可以把这种舞跳得这么……充满情/色意味,那么多人都盯着他看,不自觉地目光流露出渴望,甚至是贪婪。

——谁教的他?

他无法克制的开始想着这个问题。

——谁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改变了马修?

一种焦灼与不安感慢慢涌了上来,甚至盖过了被诱惑而起的冲动。

——谁曾经看过这样的马修?谁会放过这样一个……尤物?

阿尔弗雷德克制不住地站起身,焦虑而愤怒地看着马修。他知道他兄弟现在可以很轻易地达成目标了,他应该为他感到高兴……但他现在他/妈/的只想把那些眼睛全部挖掉!!!

“Slowly……Slowly……”

马修的手已举在了头顶,几乎像承接灯光,他的身体充满诱惑地摇摆着,以一种与音乐完美契合的节奏。似乎感觉到了阿尔的视线,他微微偏过头来,疑惑的神色充满了纯真。片刻后,他向着这个方向伸出了一只手,一个快乐的笑容漾开在脸上。

——妖精。

那一刻阿尔只想到了这个词。就像英/国曾经的睡前故事里,有着妖冶外表和无限魅力的妖精,在夜里出现在人们面前,然后将你带入不归之地。

但他没有丝毫犹豫地,穿过了拥挤的人群,向着他走去。

——无法抗拒。

“Seven……Hold it!”

他拉住了他的手,几乎是一把拉入了怀里。

马修微微扬起了头,醉意似乎已经很明显了。他的手臂揽上了阿尔的脖颈,紫色的眼中带着一种奇异的光彩,迷蒙的,愉悦的,期待的。

“Let’s go straight tonumber one……to number one……”

阿尔弗雷德微微低头,在他耳边迫不及待地,尽量不咬牙切齿地问,“谁教的你?”

“什么?”马修眨了眨眼睛,依然缓慢地舞动着。

“这个舞!”

“……”马修笑了笑,凑过头去,在阿尔耳边呵了口气,回答的慢条斯理,“你猜?”

“你!”

“——嘘……”马修轻轻地说,尾音带着他特有的软软的腔调,“来吧,说好的,陪我跳一会儿……”

“to number one……to numberone……”

一时的愤怒过后,阿尔弗雷德慢慢平静了一点。但这种慢节奏的舞步对他而言确实比不上快节奏的酣畅淋漓。他所专注的,只是将马修尽量地按向怀里,尽可能地挡住那些他觉得刺眼的、多得无法忍受的、充满渴求的视线。

感觉到阿尔弗雷德的不自在,马修收回了手臂,用了点力撑开按着自己的手,在他怀里抬起头,轻声说道,“这种舞,不是这样的哦……”

“Six……lips……”

他的右手缓慢地攀上了阿尔弗雷德的唇,一点一点,描画着他的唇形,然后微微抬眼。阿尔依然看着他,没有说话。

“Five……fingers……”

马修的左手在身后握住了阿尔的,后者迅速地握紧了,这让他微微一笑。

“Four……Play……”

他的右手继续向上,然后摘下了应属于自己的眼镜,然后合起插在领口,紫色的眼睛和蔚蓝色的眼睛彼此注视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微妙感觉正在一点点发酵。

“Three……to numberone……”

“谁教的你?”阿尔弗雷德微微低头,又问了一次。

“……你猜?”马修的回答也并没有改变。

“……还和谁跳过?”阿尔弗雷德并没有恼,接着问。

“你……觉得呢?”

然后,一个笑慢慢漾开了。

“Number one……”

不知是谁先开始的,或者是同时,他们的唇贴合在了一起。阿尔弗雷德的吻充满的攻击力,和面对那些女孩们时不同,当他吻着马修时,那种欲/望与渴求感真切地汹涌而上,占据了他的大脑。他搂着他的腰,贪婪地吻着他,丝毫不愿分开一瞬,并为所得到的回应而感到雀跃。

马修的手指插入了阿尔的发,微闭着眼,放任感官沉醉在这个吻中。啊,他爱着他,而现在得到了证明——他对他同样充满了吸引力。这真令人惊喜。

——但即使是国家也是要呼吸的。

他们的舞姿渐渐契合起来,片刻的分离,然后亲密地相贴……这世上谁会比他们更彼此了解呢?……依恋……缠绵……密不可分……

“Kiss me on the lips……”

“Run your fingersthrough my hair……”

“Touch me……”

“Let’s go straight……”

“to number one……”

 

“Hero订好了房间……”又一个吻后,阿尔弗雷德在他耳边低声说。

“……你火辣的姑娘呢?”马修笑着回问,依然带着点喘。

“她谁?!”

 

“Touch,and go tonumber one……”

……

 


热度 27
时间 2013.12.11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