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米加】无法改变的未来与终将幸福的现在

初——不会成为害怕的样子

生日的时候,小小的马修,新生的英属加/拿/大,抱着同样小小的熊二郎,独自坐在宽大的千岛湖边,望着宁静而闪烁着光点的湖面,忽然止不住地伤心起来。

“亲爱的小马修,你总会明白的,我们无法控制所谓的失去。”法兰西轻轻地抚过他蜷曲的发,语气一如以往,温柔平和。

——PAPA,有点不开心。

不知为什么,那时的马修这样感觉着。他抬起头试图看着他,却发觉阳光太过耀眼,大片大片光芒从模糊的天空投射而下,那美丽、优雅的身影逐渐淡化,氤氲成了朦胧的水雾。

而从现在起,他就不再是Nouvelle-France了。

他并不知道为什么。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哭。

他同样不知道,为什么所谓战争之后,他又成为了单独的一个人。

“请,请让我再见一见PAPA。”马修紧紧地抱着怀里的熊二郎,声音哽咽着,几乎含混在喉咙里。最后他睡着了,带着点倦意,带着点伤心。

 

……“美/利/坚,英军快进攻到这了!请随我们暂时撤退!”

“我明白了!请等会儿……”

“这是?”

“……不,应该是我弄错了。”

……

马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感觉自己就像在震动的雪山上一样晃动着,同时快速地向一个方向移动。他下意识地去搂怀里的玩伴,却惊慌地发现熊吉不见了。

“熊……熊三郎……”马修不自觉地哽咽地叫着玩伴的名字,呼喊却瞬时被凛冽的风吞没。

“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一个声音让他清醒了一些。他发现自己被紧紧搂在一个带着热度的怀里,深蓝色的大衣包裹着他,带着尘土和硝烟的味道,将萧瑟的寒风挡在外边。他不自觉抓住了身前的手臂,这个动作似乎让对方笑了笑。陆陆续续又有话穿透风,断断续续地传来,“不……怕!Hero……保护你!”

“请专心赶路,美/利/坚!”青年身后似乎传来了叹息,紧接着几人一起大声地警示。

抱着他的青年不再说话了,只是紧了紧大衣,似乎在安抚他。

马修悄悄地抬起眼,观察这个带着几分熟悉感的陌生人。对方仍有几分稚嫩的英俊的脸满是严肃,凌乱的金发与左脸的几道血痕体现出了他所经历的艰辛。他行动矫健而迅速地在丛林里穿梭,红翻领的深蓝军大衣经过植物的叶干发出簌簌的擦声,身后类似穿着的军队紧紧跟随着,没有人说话。

——是梦吗?

这一切改变的太快了,马修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在穿过了一片密林,登上一处高地后,整只队伍行进的速度渐渐缓和,最后在一片相对宽广的帐篷群前停了下来。

“辛苦大家了!胜利会是我们的!美/利/坚万岁!”抱着他的人用左手将他搂住,转过身几步走到人群中心,右手伸直,食指指向上天,简洁但宣告式地大声说。他的声音激昂自信,鼓舞人心。

“美/利/坚万岁!”

“为了自由!!”

“胜利!胜利!胜利!”……

战争的艰苦与残酷丝毫没有打消斗志,军人们彼此拥抱,为了同一个梦想而近乎狂热地欢呼起来。

青年美/利/坚大步穿过人群,不时和周围的军人们相互击掌。人们不约而同地望着他,他的步履坚定,笑容明亮,眼神充满希望,仿佛到了明天,一切苦难就会结束,胜利与自由就在眼前。

他在一个宽大的帐篷前停了下来,一脚踢开了围帘。

“……把国家的魅力用得更好了哦,小阿尔。”一个声音晃悠悠地飘了过来,带着点戏谑与调侃,天生的优雅感又让人无法责怪。

“什么嘛!法/国,我又不是你。”美/利/坚灿烂的笑容依然没变,他走到了帐篷内部,“Hero发现了一个新的国家!如果不是没有那只熊,他简直和Mattie小时候一模一样!”

“哦~?给哥哥看看。”

马修被小心地放在了地上,却几乎无法动弹。他不受控制地走前了几步——随意地斜倚在躺椅上的青年身着浅蓝色的套衫与米色的裤子,一件纯白色的长款大衣被当做毯子盖在身前。青年动作优雅地将手中的书本合上,放在一边,一手随意拢了拢散开的金发,望过来的眼神如同以往一样温柔多情,虽然看起来更成熟了些。

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一时都没有再说话。因为那个他们眼中的新生国家忽然哭了。并不是嚎啕,抽泣,只是静静地流泪,让人揪心。

“PAPA,好久不见。”马修轻声开口,慢慢地露出了一个纯净的微笑, “今天是我的生日。以及,我的愿望实现了哦。”

“……Bon anniversaire。”弗朗西斯温柔地回话,即使他并不明白发生了社么,但在那个熟悉的称呼面前,他永远是有一个宝贝的年轻的法/兰/西。

如同一个契机,朦胧的光随着生日的祝语而起,马修小小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帐中。

“……你怎么看?”弗朗西斯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道。

阿尔弗雷德松开了不自觉紧捏着的拳头,背过身去:“哈哈哈,法/国,Hero忽然很想揍你哦!”不等对方回话,他已大步踏出了帐篷。

他本该一下子认出他的。

他不应该把他带给任何人看。

他并非为他而来。

他感觉很嫉妒。

——他的脸上一点笑也没有了。

 

马修再次睁眼时猛地被一双手拉住了。眼前放大的是一双和天空一样蔚蓝的眼,澄澈而好奇,“你是加/拿/大……”

“叫我马修吧。”马修小声地回答。眼前的孩子如同他的镜像,相似的面容带着大大的笑容,有着不同于他的朝气与开朗。

几天前,他的新管理人英/吉/利带他认识了他的双子,美/国。

这是多么奇妙,在那么长久的时间里,他们都互不相知地生活在同一片大陆上,相互依靠,却从未摆脱孤单。

“是你呀,Mattie~Hero的名字是阿尔弗雷德,从现在开始要好好记住哦!你跑到哪里去啦~!Hero和这只熊都找不到你啦!”

“我……”

“听说你今天生日呀!比Hero早几天呢!”

“我……”

“Hero生日的时候记得过来庆祝哦~!”

“……”

“呀!你刚刚哭过吗……?”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忽然变小了。他偏着头想了想,然后小小的孩子在另一个孩子面前蹲下了身,伸出手指小心地去拭脸上的泪痕,“别怕,Hero会保护你的!”他自信满满地说。

——“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那一瞬间,眼前的孩子稚嫩的声音与将他护在怀中的国/家坚定的声音重合在了一起。

——是你呀。

马修眨了眨眼睛,忽然笑了。他抓住了面前仍在擦拭的手指,轻声地问,“阿,阿尔……你可以,答应我一个愿望吗?”

“什么事?没有Hero做不到的!”

“……结束战争吧。”


中——念你的时光比相爱长

“英/国/先生……”

“……他们撤退了。”亚瑟站在窗前,望着窗外阴沉的天色,翡翠色的眸子笼罩着一层阴影。他似乎什么也没听到,“不能浪费士气,明天我们直接出兵,将他们包围起来。哼,别以为有法/兰/西那个混蛋我就会怕了!”

“……请您早点休息吧。”马修叹了口气,将泡好的红茶放在对方的手边。他转过身,知道对方并不愿意看到他,或者说不愿看到有着相似的脸,有着相似的发型的两个国家。

“……为什么不和他走?”亚瑟突兀地问,“他一定邀请你了,我知道的。”

“……”

“我把你从法/兰/西那里抢来了,所以现在他要报复。”亚瑟用一种莫名的平静的语调陈述着,“我总是更重视阿尔,而忽视你。”

“……”

“为什么不和他走?”他又问了一次。

“您会难过的,先生。无论如何,我会留在这里的”马修回答,很简单,也很坚定。他叹了口气,走向了门边,动作轻柔地开了门。在门快掩上的时候,他听到了亚瑟依然平静的声音——“生日快乐。”

“谢谢。”马修合上了门,微笑着道谢。

 

他醒来时觉得身上很沉重。马修哀号了一声,将厚重的被子连同被上的熊二郎一并推开来。“熊七郎你怎么一晚上胖了这么多!”

“砰——!”

“唔……”

一声迷糊的呻吟让他吓了一跳。他看了看自己,为了预防紧急战事,身上还穿着英式的红色长款军服和白色长筒裤,除了睡前放在床头的黑三角帽外装备齐全。可是——

这里一点也不像昨晚他住的屋子。

明亮,整洁,干净,带着枫糖的味道。

安详的、温暖的、和平的。

如果结束了战争,这大概是他理想的住所吧。

等等——

马修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扒着床边小心地探出头去,随后默默捂脸——

天哪,什么熊吉,是阿尔弗雷德= =!他怎么会在这里?!(话说熊四郎呢?)

他的兄弟看起来也比他大了一号,身上套着大号T恤,即使是熟睡中呆毛依旧顽固地翘着。他看起来更成熟啦,但是睡颜依然有着孩子时候的天真。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着,似乎是习惯,又似乎做了一场美梦。

马修忍不住静静地注视着他发起呆来。

——有多久没见到他了呢……似乎,从战争开始之前?

——他当然,很想念他。如果不曾拥有过,就体会不到失去。如果说,最初离开法/兰/西的时候他的感觉是被遗落的孤独,在时光的陪伴下尚能逐渐痊愈。那么远离阿尔的感觉就像失落了半身,即使身处人群也无法控制自己。

——或许因为他们是北米大陆的双子,是对于彼此独一无二的存在。在终于发现了彼此之后,他们自然而然地相互亲近、相互陪伴、相互依靠,在长久的时间里。在这个世界上,他们何其有幸能拥有彼此。

——只是,他不能和他离开。

——英/吉/利重视的是阿尔,有时也会无心把他认错,但对于如同战利品一样的他,从来不曾看轻。就如同他记得他的生日一样。他相信英/国先生是善良的,内心温柔的。

——另一方面,他首先是一个国家。人民的意志是国家的方向,如同大风与航船。在美/国独立后,英属加/拿/大殖民地的待遇好转,人民独立愿望不高,甚至很多阿尔家反战的人民也来到了这里……

……

“……Mattie?Mattie?”

马修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冷不防被大手一揽栽下了床,“啊——!阿尔!你干嘛!”

阿尔弗雷德瞳孔微缩,迅速眨了眨眼,将第一眼见到这身红色军服时激起的震惊与复杂情绪收敛起来。他大笑着,将马修的头按在肩上,“哈哈哈,Matt你在玩什么?怎么突然想起穿这件啦~?而且,Hero可是被你踢下来啦!”

“啊!……”意识到自己犯的迷糊,马修刷地红了脸,“对、对不起!”他迅速道歉,随后颇为后知后觉地问,“阿,阿尔,你怎么在这里……?”

“Hero也住这里啊!”阿尔弗雷德理直气壮地说。

“咦,咦——?”是阿尔的家吗?所以是他睡在阿尔的床上?马修脸色瞬间滚烫,“那,那我回去了……”他挣扎着要起身,又被阿尔弗雷德按了回去。

“Mattie的家就是Hero的家!还有今天是你的生日哦!Hero已经想好啦,我们要好好庆祝一番!” 阿尔弗雷德极为自然地歪了话题,不容置疑地宣布,“先去准备早餐,然后我们来看电影,Hero还带了最新款的游戏……”

“等等……”

“好啦去准备早餐吧!Hero今天全程陪你哦~所以不要自己出门!不接受反对意见!”阿尔弗雷德松开马修,倾身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满意地发现对方的脸更红了,整个人变得木木的说不出话。他半扶半抱的将兄弟送到卧室门口,马修几乎是无意识地走向了厨房。

——真可爱(づ ̄v ̄)づ 

世界的Hero转过身,大字状向后倒在了床上,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枫糖味侵入了神经。他惬意地眯起了眼,右手上举,手掌张开,然后仿佛抓住了什么,慢慢地、一点点合上掌心。

——是那个时代的Mattie呀……

——呵,Hero怎么会犯第二次错误呢?

——你是我的,谁也不给!


末——有你的记忆是鲜活的

——其实睁开眼出现在陌生的地方倒不是第一次了。

马修眨了眨眼睛,感觉到颈后柔软的植物,于是微微闭上了眼睛。阳光也是柔软的,晒在半阖的眼睑,懒洋洋地让人忍不住想打呵欠。微风抚过,远远的有落叶的簌簌声响。此刻的世界,美好的如同梦境。

——说起来,现在G8的事情也变多了,虽然依旧会被无视QAQ

——唔,但是有被说枫糖浆好吃呢~

——最近阿尔总是喜欢把熊五郎藏起来,真是搞不明白!

——说起来今天是我生日呀,记得去年法/国/先生酿了红酒,英/国先生送了一幅刺绣呢,还有……真期待。

……他愉快地叹了口气,思绪漫无边际地翩飞。

 

“你是谁呀!”稚嫩的童声突兀地响起。

瞬间睁开的紫罗兰色眸子对上了天空蓝,双方同时被吓了一跳。马修下意识地起身,两人的前额砰地撞到了一起,最后各自捂着脑袋泪汪汪地坐在草地上。

“你!你干嘛突然撞过来!Hero被吓到了!”

“对,对不起!”马修慌张地道歉,向对面望去。

——那孩子的眼睛是比天空淡一些的纯净的蓝色,大约只有小小的个头,套着大大的纯白色娃娃衫,胸前打着红色的蝴蝶节,金色的发映着阳光,额前的呆毛顽固地上扬,鼓着脸抱怨的样子很可爱。///

“阿尔……!”

“你知道我?你是谁呀?Hero以前没见过你!”阿尔弗雷德·纯真的·自愈力超强·幼年版Hero很快遗忘了额上的伤,迫不及待地问。

“你,你好,我是马修。”马修忍不住有些脸红,小时候的阿尔好可爱///。

“马修~?”阿尔弗雷德歪了歪头,站起身绕着马修转了几圈,“你长得和Hero很像嘛!”

“嗯……嗯。”因为我们是双子嘛。

“你从哪里来~?”

“我住在你的北边哦。那里有广阔的雪地和大片的枫树林,是很美丽的地方。”

“唔,那么,你和加/拿/大住在一起吗?”阿尔弗雷德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下了判断,“你也和他很像!”

“……我们关系匪浅哦。”马修眨了眨眼睛,这样回答。

“英/吉/利说今天是加/拿/大的生日!你要和Hero一起去看他吗?”阿尔弗雷德想了想,询问道,“Hero要赶过去啦!”

“……好啊。”马修对于幼时的自己还是相当好奇的,虽然他并没猜出现在的具体时候。

“来吧!”得到肯定后,阿尔弗雷德伸手拉起马修,后者不由自主地跟着快步跑了起来,“跟上Hero!我们要在天黑前到达!”

——等等,阿尔弗雷德这么早力气就这么大吗?!=  =

 

他们并没有明确的前进方向,但前方的孩子却仿佛知道最终的目标。这应该是他第一次进入那片陌生而熟悉的土地,但他的步伐如此坚定,行路匆匆,似乎在赶赴一次盛大的约定。

他们远远地望见了那片湖水,广阔,明澈,波光粼粼,几乎倒映着世界。湖水映着深紫色与橙红色交错的夕照,湿润微蓝的气息随风而来,如同一幅流动而静止的画。湖水的岸边趴着一只白熊,似乎懒洋洋地不想动弹。

“呀,那是加/拿/大的熊……!”阿尔弗雷德兴奋地指认,正要加速——

但马修猛地拉住了他。

——他想起了这个时候。

——他想起来了。

——从这片广阔的湖水开始,所有的时空交错,所有的生日奇迹,所有的一切,都由此而起。从那时候,一个简单的生日愿望而起。

——而现在,他又一次站在了这里,一切的初始之地。

——如同一场漫长的、美好的轮回。

“就到这里吧。”马修忽然说。

身边的孩子不解地看着他。

马修轻声笑了,神色温柔,“足够了,我已经不孤单了。”

我已经不孤单了。

我已经长大了。

我已经感到幸福。

我已经拥有你。

所以足够了,我不再需要另一个奇迹。

“我很幸福,每一次都遇到了你。”马修说。

从爱上你之前,到爱上你之后。

从一无所知,到心有所系。

从相遇前,到离别后。

从孤独,到幸福。

作为马修·威廉姆斯,作为加/拿/大,这漫长的光阴、这充斥着牺牲与荣耀、悲哀与喜悦的历史,这循环于旧日与今朝,永恒踏向未来的旅途……

无论悲伤,无论喜悦。

这之间的每一步,都能看到你的影子。

阿尔,

我真的很开心。

“你呢,总是一副Hero的样子,还很易怒,就知道靠力气解决问题,又爱随便找人吵架,一直都在啃汉堡,意志不坚定,任性地要死,又吵闹又KY,还超能吃,笨蛋一个……①”马修絮絮叨叨地抱怨着,却不由得微笑起来。

幼年的阿尔弗雷德不知为什么,下意识地鼓起了脸表示委屈与不满。

“……不过,我还是爱你。”马修似乎无奈地叹了口气,补充完话。他俯下身,温柔地在懵懂的恋人额前落下一吻,如同飘落的羽毛,“我爱你哦,未来世界的Hero。”

阿尔弗雷德不知为什么,有些紧张。他觉得脸上有点热热的。

一阵光晕将身前的人包裹,他连忙伸出手去,明亮的光就碎在他指尖,眼前只剩下一棵微微摇晃着的高大枫树,色彩明丽,红的如同燃烧了一树火焰。

小小的Hero忽然很想再见到那个人,他似有所感,转过身,一步步走向了湖边。

在他身后,绚丽的夕阳正缓慢地下落,而幽雅的繁星,已闪现在云层。

 

轮回。

双生。

奇迹。

归属。

从始到终。

循环往复。

如同亘古不变的规则。

地球,行星,天空,大地,树林,花叶,你。

最后别忘了,

——还有我爱你。


①这一段评价出自本家漫画w

热度 27
时间 2013.12.11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