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米加】千山(番外×2)

千山(你们不准吐槽题目)


——我,很喜欢你哦。

马修抱着纯白色的熊玩偶,藏在比他还高的、缠绕着青葱枝叶的木栅栏之后,小心地在边上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

“Mattie!”

意料之中地被发现了,但马修依然很开心。他腼腆地抱着熊吉玩偶挪了出来,然后被大步走来的青年一把抱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一圈。“哈哈哈……快睁开眼睛看着我呀,Mattie!”青年大声而明亮的笑盖住了孩子小小的惊叫。

之后,青年如同平常一样将白熊玩偶从孩子的怀里拿起,放到了一边的石凳上,然后用一种诱哄的语气问:“Mattie~要不要抛高高~”

“……”马修拼命地摇头,憋红了脸,然后死死抱着青年表明态度。

“好吧。”青年遗憾地叹了口气,额头在孩子的额头上亲昵地蹭了蹭,“Hero就不为难你啦,今天有什么事吗~?”

“……这个给你,eh。”马修害羞地伸出手,摊开了手心。

——那是一个天蓝色的玻璃珠,在光下闪动着,仿佛有水在流动。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玻璃珠上有一点刮痕,就像一片阴影。

“它,它的颜色和你的眼睛一样。”马修有点结巴地说着,“很漂亮,我觉得。”然后孩子有些难过地说,“不过我之前摔倒的时候把它刮坏了……”

“你没事吧?”青年迅速想掀他的衣服检查,被脸色爆红的孩子坚决阻止了。

“我,我没事……!!!”

“哦!”自称为Hero的青年放心地舒了口气,然后愉快地接过了他的礼物,“谢谢你,Mattie,Hero非常喜欢!”他将玻璃珠举起对准了光,“你看,这片刮痕像不像一座山?”

“……山?”

“是的!Hero会跨越无数的山峰!世界上的任何一座哦!”

“……好厉害!”

“因为Hero是无所不能的!”

 

——他从小时候,就很喜欢这个邻居。

——当然,他从没有对他说过。

——他是一个太过内向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体质易被忽视的原因,他并不擅长与外人打交道,即使是亲密如此的家人,也常常会遗忘他。

——也因此,大部分时间里他都躲在自己的世界里,抱着自己唯一的朋友,熊五郎,紧闭着自己的意识和心情,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

——被这样的他喜欢上,大概会很困扰吧……

——那个人却完全不一样。他很明亮。

——是的,明亮。就像是散发着灿烂的光的太阳,他充满了勇气,抱负,梦想,他的蓝色双眼像天空一样,映照着整个世界。每一个人都喜欢他,或者说爱戴他,而他也像个无所不能的英雄一样,他的笑容充满自信与希望,仿佛没有任何阴霾可以掩盖。

——而他总能发现他。

——多好啊。

——有时候他故意扒在栅栏边上,只是为了听到他的呼喊。

——只是为了被他发现。

——只是为了被他拥抱。

——只是为了见到他的笑。

——只是,有一点他很在意。

 

马修抱着大堆的书本,刚从图书馆回来。大学的暑假终于到来了,而他也准备好好抓紧时间巩固知识。在路过阿尔弗雷德的家时,青年热烈地向他打了个招呼。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阿尔弗雷德懒散地躺在长长的石板椅上,咬着一个汉堡,对着他笑得有点傻气。

“阿尔……你,一点都不会变老呢……”不知为何,这句话脱口而出。

“……”阿尔弗雷德似乎有些吃惊,他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一时没有说话。

“从我小时候就是这样啊。”马修走了过去,在他身前站定,那些话,久远的疑问似乎重开了阀门流淌而出,“我,我以前其实也注意到了……从我小时候你就是这样了……阿尔有多大了呢?”

“……这个!啊哈哈,Mattie你猜猜?”

“……我5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你呢……那时候你就是这样啦,我记得你都换过七八副眼睛了……现在我已经大学了……你,有三十了吗?”

“……Hero比Mattie大很多哦!”

“哎?超过三十了吗?”

“……不知道呢。”

“不知道?”

“不知道呢。”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忽然不像往常那样元气满满,而像是沉淀了什么似的,忽然低沉了下来。

马修有点恐惧那个答案,但他却克制不住自己:“为什么……会不知道呢?”

“……”阿尔弗雷德抬起头望着他,空余的手伸起似乎想触碰他已及肩的金色卷发,然后放下了。他笑得有点惆怅,“看来,Mattie你真的一点也不知道呢。”

“知道……什么?”

“Hero我啊……”

 

——阿尔弗雷德说了什么呢?

——啊,那一天他终于知道了,那个人不会变老的原因。

——原来,他是国家啊。

——他就是传说中的……国家啊。

——他听说过,没想到身边就有一个呢……

——好厉害啊……

——好厉害啊。

——大家都知道吗?

——为什么没人告诉他呢?

——……大概是他太孤僻了吧……

——还是大家都以为我知道呢?阿尔也这么认为吗?所以才会这么惊讶……

——说起来,阿尔从小时候就对我很好呢。

——会热烈地欢迎他,抱着他玩耍,给他讲奇妙的故事,保护他不被欺负。

——一直被透明的他能被这样关注着,照顾着。

——这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啊。

——身为一个国家,阿尔一定有很多事吧……即使这样,他却依然这样照顾我……这样伟大的人……我真幸运不是吗?

——很多人终其一生都见不到一个国家呢……

——真幸运啊……

——真幸运。

——幸运。

——幸运……

不知道为什么,马修哭了。

泪水克制不住地涌出,他紧紧抱着自己,心揪成一团,几乎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他不停地告诉着自己知足吧,知足吧,你多幸运啊,能遇上这样伟大的国家,快点开心地笑啊!!但他克制不住,他就是想哭,好难过啊……好难过啊……为什么这么难过呢?他在难过什么呢?!!马修·威廉姆斯,快点笑啊!!!

 

“Mattie……”

“怎么了,阿尔?”马修转过身,如同平常那样对他微笑。

“啊,没什么!哈哈,Hero还以为你会躲着我呢!”

“为什么要躲着你呀?”马修说,“一个国家!就在我身边呀……多幸运的事!我以前居然都没发现。”

“Mattie……”阿尔忽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进去吗?”马修问,索性取消了去图书馆的计划。

……

“啊哈哈,果然Hero不行啊,连红茶都泡不好!”看着马修习惯性地找到材料,然后为两人泡好了红茶,阿尔弗雷德忍不住自嘲。

“阿尔你生活能力太差啦,即使是国家也不能这么对自己啊!”马修反射性地教育他,然后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怔怔地住了口。

“Hero只要去拯救世界就好啦!”

“……我以前还以为你说的能跨越世上任何一座山峰是玩笑话呢……看来你是真的可以呢……”

“什么?Mattie一直把Hero的话当成玩笑吗?Hero好伤心!”

“没有啊……”马修摆了摆手,笑得温柔,“小时候嘛。”他顿了顿,像是纯粹好奇的孩子:“说起来,国家都不会变老吗?”

“会啊!只是没有人类那么明显罢了……”阿尔弗雷德说。

“这样啊……那么,我死的时候,阿尔你,一定还是这个样子吧……”马修轻声地说。

“哎?突然说什么死不死的,Mattie你还很年轻啊!!”阿尔弗雷德急切地反驳他。

“……不过对于阿尔来说,也只是短短的一瞬吧。”马修抬起眼望着阿尔弗雷德,微笑着,“我死的时候啊……”

“不要说了!什么死啊!”阿尔弗雷德有点暴躁地想打断他的话。

“听我说吧,好吗。”马修握住了阿尔弗雷德的手,带着点恳求意味。

“……”阿尔弗雷德静静地坐着,终于一言不发。他望着马修,纯粹的,美丽的,天空一样的蓝色眼睛里也似乎有着恳求意味。

“等我死的时候,如果阿尔在我身边的话,我一定会很开心的。”

“……”

“等我死后,可以带上我的骨灰吗?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跨越了世上的所有山峰,那么我也有幸可以见证这一切,我就是最幸运的人了呀……”

“Mattie……”

“其实……现在能遇见你……啊,能遇到一个国家,是多么开心的事啊……”马修絮絮叨叨一样地说着,语序却变得反复不清,“我之前一点也没发现呢,我真是太笨了……你这么照顾我,对我这么好……是啊,你对我这么好……我多幸运啊……我多幸运啊……”

阿尔弗雷德慢慢地凑近了身来,像小时候那样额头在他的额头上安抚似的磨蹭了一下,他的语调低沉而安静,“那么,你为什么哭呢?”

“哭?”马修愣了愣。

——我哭了吗?

他伸手想触碰一下自己的眼,却被阿尔握住了手。

“Mattie……不要哭。”他听到他这样说。

“不要哭……”他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发,然后下巴被捉着向上扬起了脸。他不由得望着他。他的眼睛多么美丽啊……他能望见全世界,此时却只看着他——如同只看得见他。

“拜托了,请不要哭。”一个吻落在眼睑上。

他的心颤抖了一下。“阿,阿尔?”

“不要哭,Mattie。”他的泪水被轻柔地吻去。然后一个更为温柔的吻落在了唇上。

“阿尔……”

“不要哭,Mattie……”阿尔重新抵着他的额头,望着他的眼睛,“我会很难过的。”

“阿尔……”马修控制不了,他感觉到了泪水的滑落,越来越多,他觉得自己没用极了,有些着急,“对不起,我……”

“不要自责。”阿尔弗雷德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谢谢你。”马修尽力不显出哭腔,即使心里的酸涩感满得快要溢出。

“……我会在你身边的,一直到死。”阿尔弗雷德轻声地承诺。

“阿尔……”马修呆呆地望着他。

“你很可爱。”阿尔说,“我一直这样觉得。”他笑了笑,低下头,重新给了他一个吻。

——一个很长的吻。

 

——就像一个世纪。

“阿尔……”马修还带着泪的脸完全通红了。他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Hero并不知道……”阿尔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想该怎么说。“你说的,Hero都会做到的。”他承诺,“Hero一定会做到。”

马修望着他,静静地微笑了:“谢谢你,阿尔。”

他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开口:“我很喜欢你哦。”

 

——人的一生之于国家,犹如昙花一现,就像广阔大海里的水滴,转瞬就不见了踪影。

——你是那么强大,可以轻易到达我一生无法到达的远方。

——你将遇到无数人,美丽的,勇敢的,骄傲的,而那时的我只是一抔尘土。

——但我还是喜欢你。

——我们能遇到真是太好了。

——能被你如此对待真是太好了。

——阿尔。

——我这么喜欢你。

——这么难过,这么难过。这么喜欢你。

——阿尔,我好喜欢你。

——就算你拥有永恒的生命。

——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在偶然间,将我回忆。

——这样我就很开心了。

 

——“Hero也喜欢你。全世界最喜欢你。”


番外1  想念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时间总是那样缓慢。

年轻而光华的外表,配上沧桑而疲惫的内里。

经历的太多了,无论是人、抑或是事。

历史是永恒的必备品,于是经历过的万千人群,最先在脑海中慢慢淡化而去。

只能曾经拥有,而没有永远留得住的东西。于是,也只好每隔一段时日舍弃一些,然后再舍弃一些。最后留下来舍不得扔掉的,才是最珍惜的。

即使到了最后,那想念已失去了对象,忘记了他的音容笑貌,一点一滴,唯有想念着那种拼命想念一个人的甜蜜与苦涩、辛酸与孤独。

——直到最后连姓名也失去。

 

阿尔弗雷德大咧咧地躺在草地上,四肢舒展,牛仔帽盖在脸上,看起来似乎睡着了。

但事实上,他一直在思考着,胸前挂着的深棕色小瓶是什么。

这种易碎的东西,又不保险,又不美观。

但问题是当他仅仅只是产生把它取下的念头时,就会感到心脏的抽痛。莫名其妙,毫无缘由,这就像是来自身体的本能。

——国家也会有本能这种东西吗?

他并不知道。作为一个国家来说,他还相当年轻。

他兴致勃勃地世界各地跑,攀登各种各样的山峰。

他有着仿佛用不完的热情与干劲,他天生的充满自信。

他对蓝路路尤为喜爱,即使有时候这种嗜好会带来点诸如体重等负面的小问题。

他是世界的Hero。

当然,也有些别的习惯。

比如如果可以的话,他总会带着一瓶枫糖浆。

有时候会准备两个人的饭。(当然最后他一个人全吃了。)

会在成功攻克下又一座山峰时在山顶的土地上划出A·M的字样。

对于蓝色的玻璃珠有异乎寻常的亲睐。(难道是我潜意识太自恋了?)

……

这些习惯在他看来相当不可思议。

因为其中的某些,事实上并不合Hero先生的喜好。

但只要按照本能的指引去做,就会获得一种莫名的慰藉。

 

“小阿尔?”

阿尔弗雷德伸手拿开了帽子,眯了眯眼适应光线:“有事吗?”

“太冷淡啦……”来人捂着心脏做受伤状,“亏哥哥特地来找你。”

“有事吗,法/兰/西?”

“跟我来吧,有东西给你看哦~”弗朗西斯(现在比较弱)伸手费力地把阿尔弗雷德拉了起来,埋怨地说,“小阿尔,你真的需要减肥了!”

阿尔弗雷德哈哈笑了两声没有理睬。

“话说,为什么你都不会忘记呢?”走了一会儿,阿尔弗雷德似乎不经意地问。

“因为哥哥我是爱之国法/兰/西啊~”身边的弗朗西斯优雅地转了一圈,华丽的绸带翩翩飞舞,几乎能看到背景满天落下的玫瑰。

“……”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大步超过了他。

“哎哎哎……好啦,其实也不是全记得啊……”弗朗西斯偏了偏头,“不过啊,如果是在你心底的那些人,是与众不同的。”他叹了口气,右手按在左心口,“即使记忆遗忘了,灵魂却不会;只要灵魂还记得,身体就不会忘记。这就是本能啊……”

“用心去感受吧……”弗朗西斯俏皮地眨了眨右眼。

“没听懂,这么文艺作甚。”阿尔弗雷德冷淡地点评,然后大步走远。

身后的弗朗西斯连忙追上来:“哥哥我是认真的啊QWQ……”

 

这是一个婚礼现场。

纯白无暇的圣洁百合,寓意着甜蜜幸福的甜芝白掌,被绿色藤蔓衬托着的香槟玫瑰,美丽的花卉点缀着教堂,伴着神圣的音乐与从琉璃窗投入的光芒,让一切都美好的如同梦境。

阿尔弗雷德有些不解地被弗朗西斯拉到了最后一排的位置上。

“我们来干什么?”

“嘘——”弗朗西斯轻声说,“我觉得你不该错过这个。”

牧师低沉的声音缓慢而凝重地响起:“你愿意在这个神圣的婚礼中接受艾米丽·F·琼斯作为你合法的妻子,一起生活在上帝的指引下吗?你愿意从今以后爱着她,尊敬她,安慰她,关爱她并且在你们的有生之年不另作他想,忠诚对待她吗?”

“我愿意。”回答的声音很温柔。

阿尔弗雷德几乎下意识地想要站起身,被弗朗西斯眼疾手快地按住了。

“他是谁?那个新郎是谁?”阿尔有些急躁地问,一个名字几乎就在嘴边,却费尽心思也抓不住。

“你愿意在这个神圣的婚礼中接受马修·威廉姆斯作为你合法的丈夫,一起生活在上帝的指引下吗?你愿意从今以后爱着他,尊敬他,安慰他,关爱他并且在你们的有生之年不另作他想,忠诚对待他吗?”

“我当然愿意!”新娘的声音活泼而朝气。

好痛……阿尔弗雷德的手撑着前排的椅子,慢慢地弯下腰去。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几乎承受不了。莫名的,巨大的失落感将他紧紧地束缚住,他感觉眼前光影模糊,只有耳朵里被迫听着那些誓词。

“请彼此宣誓。”

“我,马修·威廉姆斯接受你,艾米丽·F·琼斯成为我的合法妻子,从今以后永远拥有你,无论环境是好是坏,是富贵是贫贱,是健康是疾病,我都会爱你,尊敬你并且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我向上帝宣誓,并向他保证我对你的神圣誓言。”

“我,艾米丽·F·琼斯接受你,马修·威廉姆斯成为我的合法丈夫,从今以后永远拥有你,无论环境是好是坏,是富贵是贫贱,是健康是疾病,我都会爱你,尊敬你并且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我向上帝宣誓,并向他保证我对你的神圣誓言。”

……

“以上帝的名义,我宣布你们结为夫妻,愿我们万能的救世主耶稣,永远出现在你们现在所造就的新生活的中间,让你们知道真爱的道路。愿主祝福你们活着的每一天并且让你们得到他的快乐。阿门。”

教堂被欢呼声淹没了,孩子们将花束高高地抛起,飘下漫天的花瓣雨,人们的掌声连绵不绝,新娘拉下了新郎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甜蜜的吻。

“小马修还是很腼腆呢。”弗朗西斯似乎毫无所觉,轻笑着说。

“……”阿尔弗雷德一直没有抬头。他死死地握着胸口的小瓶子,仿佛能从中获得些许力量。他的心揪在一起,大脑翻江倒海一样,神智都有点混乱不清。

“……”弗朗西斯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说,“我们走吧?”

阿尔弗雷德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向外走去。在门口的时候,他回过头看了一眼——

新郎搂着新娘的腰,似乎有些腼腆。新娘开心地把头上的发夹摘下来想给他戴上,新郎推拒了两下,在新娘撅嘴表示不满后无奈地接受了爱人的捣乱。

任何人都能看出,他们彼此相爱。

眼中只有彼此。

那么,那么相爱。

“祝你幸福。”阿尔弗雷德轻声地说。

教堂里的马修那一刻下意识地向门口看去,却什么也没看清。

“Mattie!Shero待会儿要环街三圈!!!”艾米丽大声而任性地宣布。

“好好好,都听你的啦……”

 

“是他吗?”阿尔弗雷德问。他一手握着胸前的小瓶子,一手插在口袋里。

“如果你是问马修·威廉姆斯的话,是他。”弗朗西斯笑了笑,走到他身边,伸出手来,变出了一朵香槟玫瑰,“不过,如果你问的是曾和你度过一生的那一位,那么,不是哦。”

“……”阿尔弗雷德盯着那朵玫瑰,若有所思。

“哥哥我啊,曾经在想一个问题。即使是同一个人,在转世后还是她吗?”弗朗西斯温柔地,轻轻吻了吻玫瑰,“没有经历过同样的历史,连回忆都全然不同,即使是同一副躯壳,同一个灵魂,那么,她还是我爱过的那一个吗?”他笑了笑,松开了手,任那朵玫瑰滑落。“你觉得呢,小阿尔?属于你的那一个,是全心全意爱着你的那一位吧……”

“……那么,为什么要带我来呢?”

“因为你忘记了吧。”弗朗西斯转过身来,张开了手,“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来给哥哥一个感谢的——”拥抱吧……

他的话被一个手锤打断了。弗朗西斯可怜巴巴地蹲下身,唉声叹气,“哥哥总是好心没好报……”

阿尔弗雷德伸了个懒腰,先前颓丧的感觉几乎瞬间就从他身上消失无踪。他转过身的时候已经带上了阳光一样炫目的笑容:“Hero可不会感谢你哦!”他竖了个大拇指,“不过如果你想吃蓝路路了,这次Hero可以请客!”

“……”弗朗西斯对这个提议毫无兴趣。

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没有丝毫犹豫地大步离开了。

 

——Mattie……抱歉我又忘记了……

——这种情况或许还是会发生……

——但是,Hero会努力地去回忆,去想起你。

——记得吗?Hero承诺过的。

——而且,没关系。即使记忆忘记了,我的本能还是记得你。

——我的灵魂还是记得我爱你。

——全世界最爱你。

——仅仅只是你。

 

——今天我看到了一个人,他和你很像。

——不过Hero知道,他不是你。

——多亏了他,Hero想起了很多事哦。

——比如我们也曾偷跑到教堂里参加陌生人的婚礼,手拉着手坐在最后一排,在牧师的询问下彼此宣誓,终生相爱,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我们做到了,不是吗?

——……

——是的,或许他是这辈子的你呢,还是一样害羞,一定会被吃的死死的吧。

——嗯,不过我只爱着你哦,才不会嫉妒的……

——Hero有真心祝福的……

——不过,到时候说不定Hero会见到各种各样的你哦,Mattie~

——多有意思~

——……

——Mattie……

——Hero今天也很想念你。

——希望可以一直想念着你。

 

——一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我爱你。

 

番外2  原谅

你曾以为,思念是甜的,因为世上有一个人值得你去思念。

但是日久天长,你忽然发现,思念是苦的。

你被骗了。

如果只是分别,那么将这种思念压抑在心底,装作未曾思念,或许可以自我欺瞒。

但若再也不见,所能保有的权利只剩下思念。那么纵是疼痛,也只能反复咀嚼着回忆,抱着孤独的思念度日,直至最后从中品味出思念的一点点甜蜜。

于是,结束忽然变成了解脱。

 

阿尔弗雷德站在麦金利山的北峰顶,从上向下望,然后他笑了笑,向后躺倒在雪地里,任由寒冷侵入身体。口袋里的通讯器一直“哔哔哔”地响着,显示仪疯狂地闪烁着红光。他大概猜得出是什么事……不过,谁管他呢?

国家并不会死亡,除非他作为国家的身份已经消亡。

比如,现在的他。

很快地,联邦的解散仪式就会举办,而那之后就再也没有美/利/坚这个国家了。或许还存在,以其他的什么名字?不过那时候他什么也不会记得了……从头到尾彻彻底底地成为新的国家。这种存在……他宁可不要。

他握着胸前挂着的棕色瓶子,然后将它高高地举起,凝视了一会儿。

“快结束了哦,Mattie。”阿尔弗雷德轻声地说。

诚实地说,在那样艰难的,长时间的遗忘与回忆的循环搏斗中,他并不可能不产生责怪心情。无论是对马修,还是对他自己。

——你走的太早太早,而我却不能离开这个世界。

——一个人的时间太长,长到孤单的感觉一点点将那些短暂的甜蜜时光掩埋。

——每天都在想念,直至最后一边想一边痛,一边痛一边想,自虐一样。

——不过……现在我原谅了。

——因为一切都要结束了。

阿尔弗雷德很开心地笑了,他翻身坐起来,郑重地在瓶子上吻了一下,然后捏住瓶塞,用力地拔出来。一阵灰飘出来,阿尔眼光温柔地注视着它,然后将瓶口抵在唇边,一仰头全部吞下了爱人的骨灰。

等到国家消失后,除了历史与纸张上的记载,什么也不会留下。

——亲爱的,我一直爱着你,所以陪着我一起消失吧,无论我们最后将去往何方。我们总会是在一起的,即使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

 

……

温暖的阳光拂过大地,雪地里一个穿着白衫的孩子慢慢从睡梦中苏醒。

“唔……”阿尔弗雷德呻吟了一声,睁开了眼睛。他躺了一会儿,愣愣地望着天空,有一瞬觉得失落。他什么都没忘记。而现在能让他寄托回忆的瓶子却已经没了。

他望了望变小的手掌,然后一种熟悉的感觉侵袭了身体。

——真糟糕,这一次又是国家吗?

——居然连名字都没变……

新生的美/利/坚叹了口气,从雪地上爬起来。他慢吞吞地,似乎毫无目的地走在白茫茫的雪地里。望不见边际的白色世界,单调而苍白,即使这里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但他依然感觉孤单。

——……

——这样的话,去马修的家看看吧……

阿尔弗雷德想着。虽然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那里会是森林还是野地。他可以住在那儿,虽然那是别的国家的土地……不过现在的国家应该还没有领土概念,毕竟比起之后,此时的人类连数量都少得可怜。孩子拍了拍手掌,露出自信的笑容,最后敲定了主意,大不了打一场,Hero总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越过似乎是国界线的无形边界时,一个讯息进入了大脑。

……加/拿/大。

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睛,这个邻居的名字倒是不错。

没有几公里,他就望见一个孩子没有意识地趴在雪地上,白色的娃娃衫,金色的卷发,一只小小的白熊在旁边轻轻地拱着他,虽然没有得到回应。

加/拿/大?阿尔弗雷德感应了一下,似乎是他。

阿尔走近那个孩子,蹲下身轻轻拍了拍,接着按住肩膀将他翻过身来。

——抱着白熊玩偶的孩子腼腆地在比他还高的栅栏边露出了半个脸,悄悄地看着他。纯真的容颜,全心全意地信赖与喜欢,那种感情牵绊着他,一直到现在。

——和这个新生国家一模一样的脸。

阿尔弗雷德无法克制地想要跑开,身体却不听使唤,他愣在原地,不知不觉地把这个国家按在怀里,越来越用力。巨大的悲哀感笼罩了他。

——不行的,如果面对的只是人类,一个个老去,死亡,他还可以坚持下去。

——但如果同为国家,朝夕相对,他不能再保证不会将他的爱情转移给怀里的这个国家,因为他也是马修,而他们的回忆将会前所未有的长远。

慌乱,惊喜,愧疚,期待,茫然……阿尔弗雷德无法思考,只能任由长久积累的想念覆盖意识,操控身体,紧紧地,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国家。

我该怎么办?

他问着自己,一遍又一遍。

……

“嗯……”怀里的加/拿/大微弱地哼了一声,因为被抱得太紧而下意识地推拒。

阿尔弗雷德几乎是惊吓地松了手,然后无辜的加/拿/大“啪”地再次倒在了雪地上。

加/拿/大可怜巴巴地挣扎着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泪汪汪地睁开了双眼——即使溢满泪水,熟悉的色彩也没有被掩盖,那种如同夕阳西下,即将步入夜晚时分的,云朵的色彩。美丽而氤氲的紫色。

“Mattie……?”阿尔小声地喊着。不知是否因为年龄的倒退,心智也变得稚嫩起来。那种惶恐而期待的交杂感几乎让他也落下泪来。

加/拿/大似乎在适应着环境,他迟缓地晃了晃脑袋,张了张嘴,然后,终于将目光投向了阿尔。他的眼睛似乎因为吃惊而一点点睁大,然后瞬间被某种激烈的情绪占领,想要站起来,结果因为不适应而又一次摔在了雪地上,惨兮兮地看着他。

阿尔弗雷德几乎笑了出来,不过使劲克制住了,眼眶的酸涩感也褪去了。他太可爱了。阿尔蹲下身伸给他一只手,依然稚嫩的声音轻轻地问:“你是想站起来吗?”

加/拿/大迅速握住了他的手,然后张开嘴巴,初始还有些结结巴巴,之后渐渐流利起来,他说:“我,我……阿,阿尔,是我……你还……记得我吗……?”

“……Mattie?”阿尔不可置信地又问了一次,他的声音这次轻的和空气一样,似乎唯恐打破一个梦境。

“阿尔……”马修又一次喊道,泪水无法自制地流下,他紧紧地抓着这只手,哽咽着,什么其他的话也说不出来。然后他被一把拉起来,跌入了那个温暖的怀抱里。

“是你吗?真的是你吗?Mattie?”阿尔不停地问,一边抚摸着马修的卷发。

“是我……”马修抽噎着应道,“对不起,对不起阿尔……对不起……”他剩下的话语被道歉占据了,“对不起……我,我留你一个……”

阿尔弗雷德猛地抱紧了他。

马修的声音戛然而止。

……那一刻,世界如此安静。

“没关系……没关系,是我愿意的……”阿尔低着头将脸埋入马修的发里,深深地呼吸着他的味道,不想让他发现他的眼泪。

马修下巴抵着阿尔的肩,目光望着远方,只是静静地流泪。然后两只手慢慢地,环上了阿尔的腰。

——我爱你。

——我也是。

 

——如果这世上真有神迹。

——我愿以一切感激崇敬。

 

“……所以,我现在也是国家了吗?”马修好奇地问。

“是的,Hero有很多事情要教你呢!”阿尔说,然后笑着补充,“不过没有关系,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

很长很长。

这一次。

一直到时间与历史的尽头。

 

 


热度 21
时间 2013.12.14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