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米加】Mirror-rorriM(生贺)

——我有一个秘密。

23:40。

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马修·威廉姆斯从朦胧的睡意中挣脱了出来。他揉了揉眼睛,熟练而灵活地从柔软的被中滑下,小心地为仍沉浸在睡梦中的宠物盖好被子,熊二郎可爱的样子几乎让他又一次发起呆来。他有些懊恼,自责地捏了捏自己的脸,随后轻手轻脚地取下床头的薄外套披上,侧耳在门上仔细听了一会儿,然后开了门,踮着脚尖慢慢走了出去。

走廊干净绵长,月光是清亮的雪色。

脚印落在没有痕迹的瓷砖,脚步声声清脆悦耳,仿佛一支舞曲。

墙壁是暗棕的色调,沉稳安详,没有人能使他们惊动。

不长的楼梯,扶手是巴洛克式的浮雕,优雅矜持,反射着秀气的光泽,静默无声。

阁楼在阶梯尽头,唯一的菱形窗户送入自然的和风与柔光。

 

——我有一个秘密。

阁楼里堆放着长年不用的旧物,积累着陈旧的时光,不为人知的尘埃落下,静静地守望着。马修常常来这里,打扫,或者玩耍。这对他来说很愉快,如同一次探险。那些颜色微褪但仍然整洁优雅的礼服、散发着沉香的安静的提琴、模样过时但保养良好的饰品和玩具……他几乎可以望见弗朗西斯旧时的影子,美丽而优雅。啊,还有……那面镜子。

马修拉开了阁楼的门,带着点期待走入了黑暗里。长时间的清扫工作让他对这片领域了如指掌,男孩灵巧地避开堆放着旧书的木箱子,跳过整理了一半的首饰盒,来到菱形窗户前,然后将它慢慢落下,直至合上。

现在一点光也没有了。

阁楼的中央坐落着一面镜子,大而崭新,一点裂痕也没有,金色的繁复花纹顺着银色的边框蜿蜒而上,隐约可辨字母:Tant que je l'ai, je te le donne. ①马修眨了眨眼睛,走到了镜子前,黑暗将他的镜像一并吞没了。

 

——我有一个秘密。

23:59。

咔哒,

咔哒,

咔哒,

秒针一下下接近原点。

00:00。

咔哒——

绚丽的光华从镜中猛然绽放开来,将黑暗的阁楼瞬间照亮,仿佛有青葱的嫩叶冲破束缚生长而出,嘹亮悠远的鸽哨和芬芳的花乡翩跹地散去。

——看呀,奇迹发生了。

“Mattie?”熟悉的声音带着笑,穿过了光芒,那个影像在镜中柔和地荡漾开来。

马修不由得微笑起来,上前几步,手掌按上镜面,冰凉而光滑。同样大小的手掌从镜中贴了上来,严丝合缝,然后柔软而温暖的触感就丝丝延展开来。相合的掌中透出无数的光,就像是一个出口,沟通了两个陌生的世界。

那只手温柔地握住了他的,然后一股拉力传来。他放松身体,借着拉力向前扑去——

所有光芒随他一起消失了。

 

——我有一个秘密。

马修从镜中落下,相握的手轻轻一拉,随后被温暖的怀抱紧紧搂住。

“好久不见,阿尔。”

“Mattie~”少年的声音带着些微的撒娇与顽皮。

马修在他怀中抬起头,紫罗兰色的眸子对上了天空蓝的眸子,如同最剔透的水晶,澄澈,无暇,盈满笑意。

他们彼此对视,不约而同地向对方靠近,直到前额抵在了一起,亲昵地相互磨蹭着,都止不住感到开心。

“Mattie,一整周都没看到你>3<,你难道不想Hero嘛?”

“阿尔,我刚刚搬出来不久,PAPA最近来看我,我要陪他呀。”

“我们晚上才见得到的,有什么影……等等,难道你们一起睡?!”阿尔弗雷德的音调不由得升高了。

“阿,阿尔!”马修被他的反应震的结巴了一下,有些惊讶,“有什么不可以吗?”

“哼,Hero都没有和你一起睡过╭(╯^╰)╮”阿尔弗雷德不满地离开了马修的额头,望着怀中人无辜的表情,有些忿忿,带着冲动俯身在他的唇上轻轻咬了一口。

“阿尔!”马修刷的红了脸,挣扎着想离远一点,却因为天生的力气差异而宣告失败,只好又羞又恼地将脸埋在了阿尔弗雷德的怀里。

阿尔弗雷德咬了咬下唇,有一点顺遂的得意,又有一点不满足,他盯着马修金色的发顶看了一会儿,拉了拉那根卷曲的呆毛:“起来啦,Hero不咬你了。”

怀中的马修一手将自己的呆毛扯了回来,声音因为隔着衣物而有些闷闷的:“我才不信你。”

阿尔弗雷德委屈地鼓了鼓脸,又盯着看了一会儿,只好承认自己的前科似乎不大可信。蓝色的眼转了转,低下头对着在马修发间露出的耳朵吹了口气,有些惊讶地发现红色如同被渲染一样一点点变深。他觉得有趣,对着白皙的脖颈如法炮制。在马修逐渐变得红通通(咦?),身体也止不住的轻颤后,阿尔弗雷德才基本满足地停止了逗弄。他轻轻抚过波浪状的金发,怀里的马修一动不动,看起来乖巧而甜美(咦?)。

“阿,阿尔,你太过分了……QAQ”

阿尔弗雷德愣了愣,随后微微使力,终于看到了马修通红的脸。那一刻,他几乎无法将视线移开。那双紫色的眸子因为蒙上了淡淡的水汽而显得波光潋滟,有点委屈,有点羞恼,还有点懵懂。

——他看起来真美。

阿尔弗雷德默默想着,手指不由得略微收拢。他感觉心脏有点缩紧,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拥抱他的冲动更强烈了。

马修在他的手中微微颤抖着,他知道这不是害怕,而是一些其他的情绪。阿尔弗雷德静静地望着他,他的双眼那么蓝,比天空更耀眼。在他的注视下马修觉得自己那么小,几乎就淹没的在那片蓝色里。他的嘴唇嚅动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切都那么流畅而自然。阿尔俯身吻上了马修的眼睑,后者眨了眨眼,渗出的泪水被仔细地舔去,然后他们接吻。小心的、试探的、羞怯的、甜蜜的、他的初吻,马修闭着眼睛,被动地被揽在怀中,一只手搭上了阿尔弗雷德的背,紧紧抓住了他的衣服。

唇上的触感柔软,带着枫糖的甜味,阿尔只想让他靠的更近一些,更近一些,更近一些。马修,你是我的,是我的,无论你在哪里,你是我的!

——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我有一个秘密。

“bonjour~昨晚睡得好吗?”弗朗西斯将金发束起,拢起袖子,熟练地切着火腿。

“挺好的。”马修悄悄地揉了揉眼,走到他旁边将西红柿和青椒摆好,随后去取面包片。

“看来你做了个不错的梦。”

“唔……是的///。”

阳光透过窗,温暖的感觉蔓延着,渗入眼,渗入肩,渗入指尖。

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

 

  •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番外

“不要再去了。”这是个陈述句。

但阿尔弗雷德觉得这是个祈使句。

“Hero的事不需要你决定!”阿尔弗雷德扮了个鬼脸,向着皱着眉的监护人吐了吐舌头,哼着歌跑走了。

亚瑟望着他活泼而有生气的背影,将手中的红茶轻轻放在桌上,良久也没有动作。

“……不要再去了。”他轻轻地重复着,碧绿的眼有一瞬的朦胧感。

——你会沉迷。

——你会忘我。

——你会失落。

他怔怔的想着,觉得自己应该强制封上那个阁楼,或者干脆把那面镜子砸碎。

一个影子晃晃悠悠的在眼前闪动着。

可他舍不得。

那个拥有少女般姣好容颜的少年眨着紫色的眼睛,笑容如星辰魅惑人心,只一瞬,就让他迷失了一生。

“小亚瑟,被哥哥迷住了吗~?”他向着他伸出手,唇边带着狡黠的弧度。

……然后幻影“啪”地碎开,什么也没有留下。

 

他还是舍不得,即使什么也没有留下。

亚瑟捂着心口,又一次觉得空落落的。

“阿尔,不要再去了。不要像我一样。”

——镜中的那个人,总会消失的。

 

柯克兰家的阁楼的中央坐落着一面镜子,大而崭新,一点裂痕也没有,金色的繁复花纹顺着银色的边框蜿蜒而上,隐约可辨字母:Whatever you wants,whatever Ihave.

 


热度 15
时间 2013.12.11
评论
热度(15)